天呐小说网 > 就要你爱我 > 第52章

第52章


  萌萌就是臭美,也绝到不了这样的境界,身上这件旗袍还是托了她奶的福,说起来她奶的家族在过去也算了不得大家族,祖上是做生意起家,她奶一闲下来常跟她说过去的事儿,说小时候住的园子,都是一进一进的看不见头,家里有老大一个人工湖,冬天滑冰,夏天泛舟,家里还有专门的针线房,身上的衣裳都是那些绣娘一针一线缝制的。

  所以,直到现在,方夫人还是最喜欢旗袍,穿起旗袍来,也有那么股子别人没有的雍容华贵,后来嫁进方家后,有朋友介绍了一个专门做旗袍的师傅,登门一见,竟然是她们家里过去的绣娘开的店,有这层关系,方夫人的旗袍活计算有主了。

  现在的年轻人都喜欢国外的奢侈品牌,殊不知,真正的奢侈缘起中国,就萌萌身上这件旗袍,料子先不说多稀罕,就是这纯手工的绣活儿,就弄了整整一个月,是方夫人老早就预备好的,前天把萌萌特意叫过去,上身试了试。

  萌萌一穿在身上都不想脱了,连她家美人娘和姑姑都一个劲儿的说好看,小丫头揽镜自照,也非常满意,一直觉得自己的五官没有美人娘好看,瞅着眉眼儿差不多,可就棱角不够柔和,怎么看,都没她家美人娘那股子如花似水的韵味。

  穿上这身旗袍,美人娘给她绾了一个发髻,母女俩站一块儿,活脱脱一对姐妹花,看的她奶直说,回头也给美人娘做一件。

  萌萌今儿是憋着劲儿要让冯羁惊艳的,她要让冯羁永远记住,今天的她有多美,因此,看见冯羁有点呆傻的表情,小嘴止不住上扬了又扬,上了车还是撑不住问:“羁哥哥,我漂不漂亮?”

  冯羁侧头看了她半响,倾身在她额头上亲了一下,非常乖觉的说了句:“我家萌萌实在漂亮。”萌萌这才满意,也很有来有去的回了句:“羁哥哥也很帅。”

  冯羁不禁轻笑出声,低头看了看自己,一如既往一身军装,说实话,就外表而言,自己配不上小丫头,不过,细想想,世上的男人千千万,又有几个能真正配上他的小丫头呢,而且这是个小祸害,不如他提前收在怀里,省的去祸害别人。

  这话是那天卫晓峰跟他说的,冯羁当时还觉得不怎么中听,无论小丫头干过什么,冯羁始终觉得,小丫头出发点是善意的,她始终抱有一份难得的赤子之心,怎么会是祸害。

  冯羁被这点儿护犊子的心一叶障目,听不得别人说萌萌一点不好,就跟自己辛苦拉扯大的孩子一样,看着哪儿哪儿都是好的,所以,结婚以后每每被萌萌吓着,也纯属咎由自取。

  话题扯远了,拉回来先说现在,两人到了民政局,赶上今儿人不多,很快就把手续办了,照相的时候,萌萌靠在冯羁肩头,甜甜一笑,照片出来,拿在手里爱不释手。

  冯羁不喜欢照相,所以两人的合照不大多,且每次照相都板着一张脸,跟谁欠他几百吊钱一样,这张却破天荒的笑了,虽然只是唇边清淡的笑意,却柔和了他分明的棱角,看上去英俊非常。

  旁边的萌萌靠在他肩膀上,眸光晶亮,笑的得志意满,一个穿军装,一个穿旗袍,却奇异的搭配,看上去有些如花美眷似水流年的味道。

  就连刚才照相师傅都说,照了这么多年相,两位是最上镜般配的一对,祝你们百年好合,幸福美满,萌萌一高兴,还把她奶给她包好的糖给了师傅一包。

  从民政局出来,冯羁把她送回方家,自己就回部队了,方家如今忙乱成了一锅粥,萌萌她奶最忙,操持置办萌萌陪嫁的东西,老太太有点过于挑剔,一件最平常的首饰,也得挑上几遍,连累的萌萌的姑姑方楠一天陪着跑好几趟。

  萌萌一进家,就见那边落地窗前的大画案上堆满了大小盒子,落地窗外是家里的小花园,她奶觉得这里比楼上的书房有意境,就把画案搬了下来,平常来了兴致,老两口临窗写写书法或画几笔水墨丹青,平常就摆着笔架砚台,今儿倒是堆的满满当当。

  萌萌表示过很多次,想弄个简单的婚礼就成了,至于陪嫁,她自己这些年存的钱不少,想买什么都能买的起,可她奶听了不乐意:“你小人才有几个钱,留着自己零花吧!”该置办什么还置办什么,谁也拦不住。

  方楠瞥见刚进门的萌萌,不禁感叹:“小丫头,这哪儿是你结婚啊,比姑姑自己结婚都累,好在首饰终于定好了。”目光打量她一圈道:“登完记了,冯木头呢?”

  萌萌换了自己的大毛拖鞋走进来:“快大演习了,羁哥哥要抓训练,回部队去了。”方楠笑道:“这还没真嫁过去呢,胳膊肘就往外拐了,就知道替冯木头说话。”

  萌萌小脸红了红,不依的嘟嘟嘴:“姑姑,您说什么呢,我奶呢?”“你奶刚才被我强迫上楼睡午觉去了,来,过来跟姑姑说说话儿,姑正好有事儿问你。”

  萌萌放下手里的小手袋,过去坐在沙发上,抱着方楠的胳膊摇了摇:“我姑父该回来了吧!都出国一礼拜了,什么学术会议开这么长时间啊!”

  方楠扑哧一声笑了,点点她的额头:“真不怨你姑父疼你,还知道惦记你姑父,放心吧,明儿不回来,后天准到了,萌萌,那天在你公寓里遇上的那个小丫头是叫陈晓琪是吗?”

  萌萌狐疑的看着方楠:“嗯!怎么了?”方楠目光闪了闪摇摇头:“也没什么,就是看着是个挺简朴的孩子,你跟她关系很好?以前怎么没见过?”

  萌萌道:“晓琪是大山里的孩子,性格坚强,学习刻苦,而且天性开朗,我很喜欢她,我们是最近开始交心的。”

  方楠貌似无意的问了句:“你晓峰哥也认识她?”萌萌点点头:“嗯,一起吃过几次饭。”方楠略沉吟。

  不是今天偶然在外面看见,她做梦也不会把晓峰跟萌萌那个同学放到一块儿去,她今天开车载着萌萌她奶去珠宝楼,路过影城的红绿灯口,一瞥眼正好看见晓峰跟陈晓琪两人有说有笑的走了进去。

  方楠没有门户之见,可自己儿子什么德行,她还是相当清楚的,在外面怎么玩,她睁只眼闭着眼就过去了,真跟萌萌的同学搅合在一起,可就过不去了,那个小丫头一看就是那种傻气天真类型的,跟晓峰在一块儿,异于羊入狼窝,还不被啃的连骨头都不剩了。

  要说晓峰真抽了邪风,想正儿八经谈恋爱处对象,可就在前几天会所小周还跟她说,看见晓峰跟柴家的大小姐在一块儿呢,

  方楠死看不上儿子这朝秦暮楚的劲儿,也不知道随了谁了,他爹当年可没这些花花心思,要不然,早被她阉了也未可知,想到此,方楠不禁摇头叹息,这事还不能直接跟萌萌挑明了说,怎么晓峰也是当哥哥的,要给他留点面子。

  因此拐着弯说了一句:“萌萌啊!哪天有空,把你那个同学带回家来玩吧,家里人口少,平常就你奶自己在家,难免寂寞,你们在屋里说说笑笑,你奶也能解解闷。”

  萌萌眼珠子咕噜噜转了好几圈,也没猜出她姑的意思,她姑的心思只要不说出来,谁也猜不透,这还是头一次她姑姑主动要求她带同学回家,萌萌总觉的有点不对劲儿。

  方楠也不想让萌萌费这些心思,左右都是晓峰惹出的官司,萌萌还没往晓峰哥跟晓琪身上猜的时候,就出大事了。

  进了十一月,B市就开始没完没了的刮风,带着初冬寒意的北风,刮在身上,真有种刺骨的味道,这次军队的演习是在南边靠海的地方,规模很大,听说海陆空联合演习还是近十年来头一次,羁哥哥早就跟着部队走了,不止羁哥哥,她家老爹,还有冯叔也都走了。

  有时候不是看到抽屉里放的结婚证,萌萌自己都觉得自己还是未婚的身份,说起来她还没拿到大学的毕业证呢,结婚证倒是领的真早,知道她结婚的人不多,她只告诉了晓琪,因为她笃定晓琪是她一辈子都不可能失去的朋友,至于别人都是过客而已。

  甚至柴子轩,自从上次就没见过面了,更别提说话了,本来他已经临近毕业,来学校的机会就不多,登山社的社长也已经换成了三年级的师兄,有时候一晃眼,仿佛在人群里看见他的影子,转瞬就消失了。

  萌萌也觉得这样很好,暧昧这个东西,对于爱情伤害太大,更何况,如今她已经是已婚的小妇人了,所以,这天柴子轩突然来找她,她很有些意外,而且柴子轩相当邋遢,穿着一件皱巴巴衬衣,这样的冷的天,额头上竟然铺满一层细密的汗水,见着她直接问:“萌萌,在哪儿能找到卫晓峰,要快,不然就来不及了……”


  (https://www.tiannaxs.com/tnw110619/2541450.html)


1秒记住天呐小说网:www.tiannaxs.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2.tianna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