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就要你爱我 > 第49章

第49章


  “呜呜……阿……阿姨在呢……”好容易从冯羁的狼嘴里抽出点空间,萌萌急忙告诫他,那意思就是你妈在旁边屋呢,希望能唤回冯羁的理智。

  可惜冯羁是男人,抱着的又是自己名正言顺的小媳妇儿,别说他妈在隔壁,就是在门外头,他也管不着,该怎么折腾还怎么折腾……

  冯羁放开小丫头的嘴,低头埋进她颈侧,徐徐而下,细细密密的啃噬,亲吻,仿佛千万只小蚂蚁沿着萌萌血管啃咬,带着一种熨帖的温度,那酥酥痒痒麻麻的感觉直接往你心里头钻……

  她不由自主低低哼了起来,绵绵密密的声音,又低,又软,又糯,偏又不得不闭紧了小嘴,把哼哼唧唧极力压抑在喉咙深处,憋得气息鼓动,胸前剧烈起伏起来,小脸通红,一双漂亮的眸子有些恳求的望着冯羁,这副小模样儿,冯羁的心都快醉了……

  这丫头在这时候的表现,每每给冯羁惊喜,有时可怜兮兮,有时霸道强横,有时mei态横生,千姿百态,这种情态你还没看够,小丫头又给你出别的幺蛾子来,弄得冯羁脑子里成天惦记着,两人又不能天天在一块儿,聚少离多的生活,令思念沉淀,yu,望却更加蓬勃……

  蓬勃的情潮,仿佛奔涌不尽的江水滔滔袭来,瞬间便淹没了理智,脑子里只剩下最原始的追求……冯羁的大手轻车熟路的抽开她浴袍的腰带,宽大的浴袍在他手下散落开来,把小丫头清透滑腻的身体紧紧嵌进自己怀里,揽着她不盈一握的腰肢,另一只手从腿下探入,折起,执起重剑,悍然攻击,一招一式颇有章法的使唤起来……

  初时还算轻,渐渐的,一下比一下重,萌萌觉得,自己就像狂风中不停摇摆的花枝,东摇西晃直至乱红飞溅,身体脱离意识的轨道,随着这激越的节奏不断攀升……

  说快乐又有些焦躁,说焦躁又有点儿空虚,空虚到极致又被瞬间填满,充实……周而复始,每次萌萌觉得快到顶峰的时候,冯羁的动作就会慢下来,慢慢的研磨,慢慢的动,能磨死人的那种慢……

  萌萌不耐的扭起身子,可她一迎合上去,他却狡猾的后撤,她气急败坏的时候,他却又略加快一些频率,弄得你上不来下不去,那么难过,难过的萌萌的哼唧声一声高过一声……贝齿咬住嘴唇,紧的仿佛都要渗出血丝来……

  冯羁不由心疼起来,抽出两只手指去摩挲她咬的死紧的唇,低低的说:“张开咬破了疼,嗯,乖,听话……”他的手指撬开她的红唇,并没移开,而是顺势进入,在她口腔里游走起来……

  那软糯湿润的触感,令冯羁险些提前破功,而这丫头很快学会打蛇上棍,湿润调皮的舌缠上他的手指,紧紧包裹,然后缓缓蠕动……

  那种滋味儿,冯羁就觉得,脑子里突然空白一片,身体被瞬时抛入空中,跟意识一同疯狂舞动来,然后缓缓落下……

  闭上眼,仿佛能看见千万只蝴蝶振翅飞过……每次这丫头都能让他获得最隐秘最淋漓尽致的快乐。

  冯羁睁开眼,就发现,小丫头嘟着嘴,一张小脸憋得通红通红,眼睛睁的大大,一眨不眨瞪着他,仿佛控诉,又好像委屈。

  冯羁低头亲了她的嘟起的小嘴几下:“怎么了,刚才不舒服吗?我看看……”伸手就要往下摸,被萌萌一抬手打开,啪一声,在静夜里响声过于清脆,却又暧昧非常,萌萌小声的抱怨:“阿姨就在旁边屋睡着,你还折腾,你还折腾……一点儿都不替我想,让阿姨听见动静怎么办,人家多难为情……”

  那样子又矫情,又别扭,却也异常可爱,冯羁不禁莞尔,把她抱进自己怀里安抚:“好,好,我错了,还不行吗,下次一定听你的,其实妈听见又怕什么?”

  萌萌微微抬头,脸上的红晕还未褪去,染在她腮边,仿佛沾上了胭脂,美得立体生动:“也不是怕,就是难为情……那个,羁哥哥刚才你好像没用……”

  冯羁大手顺了顺她汗湿的头发,宠溺的道:“傻丫头,自己的事儿都不记得,今天是你的安全期,忘了吗?”

  萌萌哦一声,心里说,还以为羁哥哥想通了呢,冯羁听出她的不满,伸手她的下颏抬起来,对上她失望的眼睛,笑道:“小丫头,才多大就想当妈妈了,自己还是个小孩子呢,真生个跟你一样精灵古怪的丫头,你怎么管?”

  “什么怎么管?”萌萌一瘪嘴:“我是妈,她是闺女,当然我管她。”冯羁低笑了几声:“你管?还不管的更无法无天了。”

  萌萌也笑了起来,过了一会儿道:“羁哥哥你喜欢女孩子吗,我喜欢男孩儿,你别看现在方峻人嫌狗厌的,小时候可好玩了,我给他了小辫子穿着小裙子,领出去玩,大院里的小男孩都围在他身边转呢。”

  冯羁也不禁笑了起来,怪不得方峻那小子见着萌萌这个亲姐姐就沉着一张俊脸,原来是被捉弄怕了,冯羁低头咬了她的小脸蛋一口:“,坏丫头连你弟弟都捉弄……”

  冯羁心里忽然钻出一个念头,真生个跟萌萌一样的闺女也不赖,就跟小时候抱这丫头一样,从那么大点儿慢慢长成大姑娘,然后……

  冯羁脸黑了黑,绝不能让自己闺女被别的小子拐跑了,冯羁就忘了,他自己是多早就把人家萌萌拐跑的。

  寒引素一走出机场,萌萌就看见了,她家美人娘虽然今年都四十大几的年纪了,可看上去依然美丽的过分,那份属于成熟女人的卓越风姿,萌萌觉得,自己再修炼几十年,也不见得能赶上。

  幸福能缔造美丽,更能升华美丽,青春永驻是所有女人追求的梦,其实只要幸福,这些很简单,她美人娘比很多女人都幸福,幸运,有一个虽然忙碌却呵护备至的丈夫,而且,几十年如一日。

  萌萌长这么大,从没听她爸说过一个字的甜言蜜语,但是他用行动表示的爱更令人感动,萌萌记得,五年前刚入秋的时候,她老爹军区演习,在部队里连续带了一个月没回家,赶上哪几天温差大,美人娘就感冒了,等老爹从部队回来,美人娘已经发展成了轻度肺炎,没完没了的咳嗽。

  那是萌萌第一次见他老爹发那么大的火,不是冲美人娘,而是冲他的办公室的主任刘叔叔,说为什么家里这么大事都没告诉他,后来还是美人娘说:“是我不让小刘通知你的,你这次演习是一级战备,保密性高,我就是小病,过不了几天就好了。”

  那几天她家老爹一直寸步不离的守在美人娘床边上美人娘一咳嗽起来,老爹那心疼的样儿,萌萌现在都记忆犹新。

  在她爹娘身上,爱情是如此平凡却又如此深刻,或许几十年后,她跟羁哥哥也能如此,想到此,萌萌不禁翘起嘴角笑了起来。

  “这孩子,自己一个人傻笑什么呢?”寒引素轻轻拍了拍萌萌的脑袋,冯羁已经把她手边的行礼接了过去,恭敬而不失亲热的叫了声:“寒阿姨。”

  寒引素点点头,看着眼前一对小儿女露出一个满意的笑容,上次见面的时候,两人虽亲近,却远不像今天这样,刚才寒引素远远就看见了,冯羁一直牵着小丫头的手,小丫头呢,偶尔抬头在冯羁耳边嘀咕几句什么,或甜甜一笑,举手投足都透出情人才会有的暧昧和亲密,就像一对新婚的小夫妻。

  而且,小丫头身上那股青涩也没了,留在她身上是一种属于小妇人的妩媚,真是她家振东那句话说的对,女大不中留,小丫头还没长多大的时候,就是冯家的人了。

  对于冯羁,寒引素心里挺喜欢,有那么点儿丈母娘看女婿的意思,或许源于对丈夫的爱,冯羁身上某些特质跟振东很像,安定,沉稳,不花俏,就是脑筋有点木,开窍慢。

  寒引素记得,当初方振东跟她可一点儿没费劲儿,她都还迷迷糊糊呢,就成了方振东的小媳妇儿,到了萌萌这儿,怎么就这么难,好在别管过程如何,结局是花好月圆。

  萌萌伸手圈住美人娘的胳膊,上下打量了一圈促狭的道:“老爹这回怎么放心您自己一个人做飞机了,不怕搭讪的男人,把他媳妇儿拐走啊!”

  寒引素瞟了冯羁一眼,老脸红了红:“胡说什么,方峻呢,那天电话里不是嚷嚷着过来接我,怎么不见影儿。”

  萌萌道:“今天是市里的数学竞赛,他代表他们学校参赛去了……”低头看看腕表:“这会儿该完事了,咱们先回家,姑姑跟晓峰哥也在呢,邱阿姨在锦绣阁定了晚上的桌,等老爹跟冯叔叔忙完了,都去哪儿。”

  ……“说完了,萌萌忽然想起什么,小嘴一绝不乐意了:“您就知道惦记方峻,就不想我,想不想,想不想,小嘴儿嘚啵嘚啵,跟个小话痨一样,寒引素被她烦的没法儿,伸手拧拧她的小脸蛋:“你还用我想啊,天天守在你羁哥哥身边,心里都乐开花了吧!不是我过来,你个没良心的小丫头,就没想过回去看看我们去。”

  萌萌偷着觑了一眼后面的冯羁,小声在她娘耳朵边上嘀咕了几句,小脸上洋溢的笑容,绚烂起来,令后面的冯羁都不觉会心微笑……


  (https://www.tiannaxs.com/tnw110619/2541447.html)


1秒记住天呐小说网:www.tiannaxs.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2.tianna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