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就要你爱我 > 第44章

第44章


  萌萌这辈子都没想过,酒后乱性这种事儿能发生在自己身上,但,真可能发生了……她是被眼皮上不停跳动的光线弄醒的,睁开眼便是窗外透进来的晨曦,并不刺眼,只不过十月的清晨,总有些侵冷的感觉。

  她下意识拽了拽被子,裹在裸露的身体上,等等,裸露?不对……萌萌忽然想起,昨晚貌似自己喝多了,模糊只记得,靠在沙发上想休息一会儿,后来的的事情……

  萌萌蜷起身体,用力敲了敲太阳穴,后面的事情无论如何都记不得了,萌萌懊恼不过几秒,便迅速抬起头,打量所在的房间。

  入目便是一面通透的落地窗,厚重的窗帘并未阖上,只有烟雾一般的白色轻纱逶迤垂在核桃木的地板上,晨曦是从中间并不严实的缝隙里透进来的,在地板上斑驳成一条清冷的光影,随着窗外树影不停跳动,仿佛舞者婆娑起舞的裙摆。

  树影外是一倾青碧色湖水,晨光中荡起粼粼波光,映着远处隐约葱郁的青山,令萌萌忽然有种置身荷兰湖区别墅的感觉。

  跟着姑姑去度假过几次,姑姑家的度假别墅就在一片湖区,风景优美,空气新鲜,不是惦念着羁哥哥,她都不想回来了,她曾经想过跟羁哥哥去那里度蜜月……

  萌萌摇摇头摈除飘远的神思,侧头却是一面照片墙,上面贴的都是柴子轩登山的照片,有其他队员,更有她……

  这里是柴子轩的房间,如果自己喝醉了,鸠占鹊巢勉强说得过去,可身上的衣服是谁脱的?最糟糕她对昨晚后半段,一点儿印象都没有,不是真酒后乱性了吧!

  角落洗手间的门从里面推开,萌萌瞳孔微缩,直直看着柴子轩,显然他刚洗过澡,头发湿漉漉垂着,使得他看起来像个刚进校门的大男生,当然,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他什么也没穿。

  萌萌不会傻得以为他是因为热,B市的初秋,早晚早晚的温度也就十几度,尤其一大早,她裹在被子里,都能觉察出那种隐约寒意,可柴子轩却只在腰间围了一块浴巾。

  他的身材相当不错,虽然比不上羁哥哥,那种职业锻炼出来的刚硬线条,也算很有看头,萌萌甚至能清晰看到他的腹肌,一格一格嵌在哪里,如果不是皮肤略白,应该很有感觉,当然这也不是重点,重点是,柴子轩跟自己两人光溜溜的处在一个房间里,或许还睡在了一张床上,这一晚上发生过什么?

  念头转到这里,萌萌不由出了一身冷汗,她第一个想到的是,羁哥哥如果知道会怎样,她非常了解冯羁,他是男人,而且是个大男人,尤其是个霸道又别扭的大男人。

  以前两人没挑明关系的时候,他都喜欢对她管头管脚,不能穿太暴露的衣服,不能化妆,不能交男朋友……说起来,羁哥哥管的比她家老爹还宽,她家老爹眼里就美人娘一个,对她跟方峻的原则是,不出大格的前提下,任她们姐俩儿发展,所以,她经常说羁哥哥像汉墓里掘出来的男人,脑袋僵化,思想封建。

  她不认为,羁哥哥能忍受她的任何出轨行为,即便他宠她,溺她,而且,萌萌真的连一点儿印象都没有,脱光了,也不见得就怎么样吧!

  萌萌定定看了柴子轩很久,才开口:“师兄,我怎么在这里,我们……我们……”一时间,萌萌发现,自己竟然缺少问下去的勇气,但是她知道,这种事绝不能逃避,逃避于事无补,咬咬牙道:“我们发生了什么吗,昨晚?”

  柴子轩一向清澈的目光有些深暗起来,眸光深处闪了闪,一瞬间划过很多东西,这些东西或光明或黑暗,分别属于他内心的天使和魔鬼。

  萌萌的衣服,其实不能算他脱的,昨天晚上抱她上来,一放在床上,她就开始折腾,眼睛没睁开,可手却不老实,身子也不停扭动,仿佛燥热难耐,衣服被她扯的七零八落,柴子轩才意识到,姐姐给她吃的药,并不只有安眠的效果,还有别的……

  柴子轩的内心斗争了一晚上,仿佛一场最激烈的鏖战,好几次他几乎投降,那样的萌萌,他头一次见,身上的衣服半隐半现,露出腻白的肌肤和起伏的女性曲线,媚人心骨,别说他一直恋着她,即便两人素不相识,这时候他或许也会不能自持。

  她却一点印象都没了,她扯开自己的外衣,还不罢休,把自己的里面的衣服也解开,他红着脸,扭开头给她盖上的被子,被她三两下就踢开,娇憨的像个任性的孩子。

  柴子轩也真不能算君子,那时候他的自制力早已灰飞烟灭,可是他的手不过刚碰到萌萌,就被她皱着眉闪开,仿佛一种身体的自主意识,能分辨贴近的人是谁。

  那一瞬间,柴子轩肆意的yu望迅速冷却下来,人之所以称为人,就是因为可以控制自己的yu望,不然,跟禽兽有什么区别。

  换个角度说,一个女人在药物作用下,意识模糊之际,依然能做到拒绝,代表什么?柴子轩不会不知道,即便这晚上真发生了什么,又能怎样,以萌萌的性格,他依然毫无机会。

  而且,她会怎么看他,不用她,他自己都会看不起自己,理智虽然清晰了,只不过,人毕竟是贪婪的,心里还存着那么点儿微薄念想,因此,萌萌的表情,语气,以及她那种后怕却侥幸的目光,依然令柴子轩轻微受伤。

  她一点不喜欢他,甚至一丝丝都没有,就像她说的,他不过是她的师兄而已,她的目光明明白白告诉他,即便他们发生了什么?这一切不会改变,永远都不会改变。

  昨天晚上那种突然袭上心头的绝望仿佛重新回来,沉沉压在柴子轩的心头,压的他都快喘不过气来,可还是想深究的更清楚明白,就像得了强迫症的病人。

  柴子轩唇角扬起一个笑容,只不过怎么看都有点涩然:“萌萌,如果我们发生了什么,你会不会嫁我?”“嫁你?”萌萌皱起眉,坚定的摇摇头:“怎么可能,我从没想过嫁给别人,即使我们发生了关系也一样。”

  柴子轩的脸色有些白,萌萌的目光在他脸上巡梭一周,忽然笑了:“这辈子我只会嫁给羁哥哥,他不想娶都不行,而且,我们并没发生什么,不是吗,因为你用了如果……”柴子轩扭开头,半晌儿才转回来:“可是我现在后悔了,非常后悔。”

  萌萌不禁长长松了口气,说真的,刚才的一霎那,她的呼吸都差点停顿,她嘴上说的坚定,心里真有点拿不准,她要是真跟柴子轩有什么,羁哥哥会怎样,即使面上不说什么,估计也会成为一辈子也甩不掉的阴影,她不想有那样的遗憾,她要快快乐乐幸福美满的跟羁哥哥过日子。

  萌萌草草收拾好,跑到客房的时候,陈晓琪还睡得像头猪,趴在床上,打呼噜,吧嗒嘴,差点没气死萌萌。

  萌萌也没客气,抬脚对准她屁股就是一脚,陈晓琪掉下床才迷迷糊糊睁开眼,看了眼叉着腰,瞪着眼的好友,陈晓琪揉揉眼:“萌萌,你疯了,大清早你踹我干嘛,我招你惹你了啊,天大的事都让我再睡一会儿再说,求求你了……”

  说着,七手八脚爬上床,脑袋哧溜一声钻进枕头里埋了起来,萌萌上去把枕头跟被子都丢到地上,拽起她摇晃:“你这只猪,别人把你抬去卖了都不知道,醒了,醒了,我们该回学校了,今天早上可是老妖婆的课。”

  “老妖婆?”陈晓琪忽然睁开眼,这回彻底醒了,老妖婆是教她们传播学概论的,五十多岁没结过婚的老处女,一张脸素的跟江青似的,就没见有过笑模样儿,课堂上挨个点名对号,迟到早退旷课都杀无赦,因此同学给起了个外号叫老妖婆。

  陈晓琪曾有切身体会,萌萌一祭出老妖婆,陈晓琪就真是猪,都能立马变成兔子,陈晓琪被萌萌生拉硬拽出去的时候,被冷风一吹,不禁打了几个寒颤,抬头看看,太阳都还没出来呢,低头看看表,不满的嘟囔:“才六点,你着什么急……”还没说完,就被萌萌拖了出去,就跟后面有鬼追一样,跑的飞快,很快,两人便消失在别墅前的车道上,从头到尾都没回头看一眼,自然也看不到自始至终便站在二楼露台上的柴子轩。

  柴子轩的心情绝望又复杂,望着萌萌急切跑走的身影,感觉心都空了,空的好像什么都存在一样。

  柴子轩很清楚,这一次过后,他跟萌萌恐怕连朋友都做不成了,柴子轩黯然叹息,低低道:“姐,我不想那样得到,而且,即便那样了,也不见得能得到萌萌,我了解她,我抓不住她,我谁也不怨,就怨命运让我这么迟才遇上她,姐,我想出国留学……”


  (https://www.tiannaxs.com/tnw110619/2541442.html)


1秒记住天呐小说网:www.tiannaxs.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2.tianna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