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就要你爱我 > 第43章

第43章


  “萌萌,昨天晚上干啥去了,你瞅瞅,你这张小脸,有红似白,够滋润的,前天去医院看你,还一副欲求不满的样子,这才一天就拿下了……说真的,看见你兵哥哥那健壮,我都替你担心,就你这小身板儿……”说着,还颇鄙视的上下瞅了一圈:“给你的兵哥哥塞牙缝都不够吧,小胳膊小腿儿的,根本就不是一个级别上的选手,萌萌,姐妹儿可的劝劝你,这爱情是不错,可别把自己搭进去。”

  晓琪这丫头,别看成天一副没心没肺的傻大姐样儿,荤段子说起来,比谁都门清,成天抱着耽美小说看,都快魔怔了,萌萌目光闪了闪,凑近她耳边低声道:“晓琪,一看你就没经验,谁把谁搭进去,还不一定呢,你有瞎操心的功夫,不如自己找个男的试试去。”

  晓琪一把推开她:“我才不找男人,都一个德行。”萌萌摇摇头,这丫头还没从失恋中解脱出来呢,忽然想起一件事正色道:“晓琪,你寒假打工的事儿有着落了,我跟我表哥说了,就去他公司。”

  晓琪眼前划过卫晓峰的笑容,脸有些热,萌萌反而放心了,这丫头虽然失恋,至少还知道惦记帅哥,不过晓峰哥是挺帅,比潘绍杀伤力更大,虽然萌萌觉得不可能,但还是想提前打个预防针:“晓琪,我可跟你说,我表哥哪个人,不远不近的瞅瞅可以,千万别靠近,有危险,知道不。”

  晓琪看她凝重的表情,扑哧一声乐了:“我真怀疑,他是不是你哥,你说的他比魔鬼都可怕。”“魔鬼?”萌萌歪歪头:“当哥哥是很棒,但女人方面,说他是魔鬼也蛮贴切,总之,你离他远点,其实,你也不是我表哥的菜,他喜欢冶艳型的女人,你呢,跟颗发育不良的豆芽菜似的,不和他的胃口,行了,走啦,今天好冷,咱们吃火锅……”

  两人说说笑笑,一出校门就看见柴子轩,萌萌暗暗皱眉,她觉得,自己表达的已经相当清楚,而柴子轩也不是死缠烂打的男生,没那必要。

  仿佛知道她的想法一样,柴子轩开口解释:“张昊申请的额奖学金下来了,今天请客,请全套,让我过来接你。”

  萌萌侧头看了眼晓琪,柴子轩道:“潘绍家里有事没来,陈晓琪一起去吧!人多热闹。”两人只能上车。

  到了地方,才知道是柴子轩家里,萌萌还是头一回来柴家,外面看上去,跟林请家有点儿像,都是那种三层独栋别墅,环境清幽,地段却比林家更接近市区,算市区跟郊区交界的地儿,交通便利,也不太远。

  别墅前有一个占地破广的人工湖,傍晚的夕阳投射在如镜的湖水上,泛起粼粼波光,仿佛碾碎的琉璃,洒落其上,晶莹剔透,分外美丽。

  陈晓琪对着湖面发了半天呆,忽然长长叹口气道:“这辈子能在这种地方住上一天,我也满足了。”

  萌萌扑哧一声笑了:“这有什么难的,跟师兄说说,今天晚上你就在这儿露营得了。”柴子轩也笑了起来:“如果小师妹喜欢,来住一年我都欢迎……”

  “喂,喂,萌萌,怎么才来啊!就等你了,你再不来,我都要饿死了,在外面站着又不能解饱,进去进去……”张昊从里面跳出来,不由分说就把萌萌拽了进去。

  真蛮热闹,法学院的来了不少,还有她们新闻系的师兄师姐,加上登山社的成员,乌泱泱足有二十人之多,摆了两桌,桌子上的菜已经上了差不多了,正中放了两大坛子绍兴黄,酒坛口的封泥还没敲开。

  张昊一边拽着萌萌,嘴里还不住咋呼:“柴老大找人弄了几篓阳澄湖大闸蟹,配上刘勇从他老家弄来的绍兴黄酒,今儿咱们煮酒品蟹,好好开回斋。”萌萌嗤一声笑了,倒真没想到,平常看着挺大咧咧的张昊,挺有点儿小情调。

  萌萌和晓琪被张昊拉到他们那一桌上,夹坐在柴子轩跟张昊中间,家伙什挺齐全,有专门煮酒的陶瓷壶,放上话梅,冰糖,姜丝,在桌上的炭火炉上温着,不大会儿功夫,酒气飘散开来,满屋都是酒香。

  萌萌点点头,真是好东西,真正的十年陈,萌萌外公死的早,可没人娘毕竟是南边人,太姥姥过世后,那边还有舅爷和表叔,也是一大家子人,跟这边不一样,都是最平常的人家,有时候,萌萌娿琢磨,以美人娘的家世,当初嫁给她爹肯定不容易,姑姑说以前奶奶是反对的。

  完全可以理解,虽然老娘是个大美人,可除去家世,还曾经有过一段失败的婚姻,显赫的方家能接受这样的儿媳妇儿,真算开明的过了头,可姑姑说的好,谁拧的过你爸,你爸要死要活的要娶媳妇儿,霸道起来简直就是占山为王的土匪。

  萌萌那时笑的不行,要死要活,真无法想想她爹要死要活的样子,在她印象里,她爹永远板着一张脸,比羁哥哥严肃多了,羁哥哥有时候还会笑,一笑,右边脸颊便有一个小小的窝,很可爱……

  “琢磨什么呢,笑的像个傻子,快尝尝这酒,比我爸酿的土酒可好喝多了。”陈晓琪把酒杯递过来,萌萌接过啜了一小口。

  张昊不干了:“今天好容易我请回客,无论如何小师妹得给面子,这杯干了才够意思。”一杯酒才下肚,张昊的脸就红成了关公,嗓门也大了不少。

  萌萌还没说什么,柴子轩站起来伸手挡住:“我替她喝……”张昊拍开他的手:“柴老大,这个不兴替的,你又不是小师妹什么人,替什么?”

  萌萌站起来:“好,恭喜师兄,这杯我干了。”说完,一仰脖喝了下去。“痛快,痛快……”张昊伸胳膊揽住萌萌的肩膀,一副哥俩好的架势:“小师妹,我跟你说,长这么大,我就没见过比你更招人稀罕的女生,不过说句心里话,我们柴老大也真不错,不如再考虑考虑……”“张昊,胡说什么?”柴子轩脸色通红,气氛有些尴尬,萌萌眨眨眼,执起酒壶给柴子轩跟自己都满上,端起酒杯郑重的道:“师兄,谢谢你这番心意,或许你的幸福就在前面,但肯定不是我,借这杯酒也祝愿各位师兄们师姐们前程似锦。”

  萌萌这话说到了大家心坎了,大四了,面临的就是前程,每个人都信心满满,充满希望,却也需要祝福……

  萌萌一句话把大家的情绪调动了起来,几坛子酒不到一会儿就见底了,柴子轩只得拿出他姐收藏的红酒顶上……

  每个人都喝的不少,萌萌也有点醉了,但比陈晓琪强多了,晓琪一开始觉得这酒甜丝丝跟喝饮料似的,就一杯接一杯喝,最后醉的不行了,被柴家的帮佣阿姨搀到楼上客房里,睡的跟头死猪一样,宰了都不知道。

  到了散的时候,萌萌觉得有点上头,她摇摇头,其实这点儿酒真不算什么,以前跟晓峰哥出去,白的,红的,中的,洋的,混着喝都没醉过,这次大约是热酒,酒气容易发散,而且她的确喝了太多。

  柴子馨一进门,就看到萌萌一张比桃花更艳的小脸,目光闪了闪笑道:“子轩,怎么让萌萌喝这么多酒,我哪里有醒酒药,我上去拿下来给她吃了,吃完睡一觉头就不疼了。”

  萌萌吃了药,头是不疼了,可就觉得身体四肢都有些软,坐在沙发上,不一会儿就迷迷糊糊睡过去了。

  柴子轩端着热牛奶从厨房出来,看到她姐站在沙发前盯着萌萌那眼神儿,怎么都觉得有点不对头:“姐,萌萌怎么了?”

  “怎么了?”柴子馨望着弟弟,有点恨铁不成钢的意思:“你不是非她不可吗,为了她,连命都能不要,可最后怎么样,她依然不是你的。”

  柴子轩脸色一暗,柴子馨低声道:“有些事儿,适当用点儿计谋是必要的,总当君子成不了事,今天就是个机会……”柴子轩愣了一下:“姐,你是说,刚才那药……”

  柴子馨点点头:“老姐要是不帮忙,你一辈子就只能干看着,等生煮成熟饭,或许还有希望。”“可是,萌萌她……”柴子轩颇为迟疑。

  柴子馨叹口气:“你自己看着办吧,该怎么做自己做主,只不过以后别后悔就是了,我先上去睡了。”

  姐姐上去以后,柴子轩愣愣的站在原地,很久都没动地儿,他的目光落在萌萌身上,几乎移不开视线。

  他能放开她吗,他舍得放开她吗,如果放手,这辈子他还会遇上第二个方萌萌吗,这是他问过自己千万遍的问题,答案始终只有一个,不能,柴子轩很清楚这一点,如果错过了萌萌,是他一生最大的遗憾,如果让他现在选择,他情愿没遇上她,没爱上她。

  但是,仿佛魔障,这辈子都逃不过避不开,他缓缓蹲下,伸手拨开她脸上的发丝,她睡的很熟,呼吸轻浅,灵动晶莹的眸子轻轻阖着,小嘴嘟起一弯笑微微的弧度,灯光下浮动着一抹粉嫩晶亮,仿佛花瓣上的晨露,令人恨不得去品尝那清新的味道,柴子轩看了很久,轻轻抱起她,转身,上楼……


  (https://www.tiannaxs.com/tnw110619/2541441.html)


1秒记住天呐小说网:www.tiannaxs.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2.tianna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