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就要你爱我 > 第36章

第36章


  萌萌从学校出来的时候,还在琢磨,这些天的黄金假期怎么过,没有羁哥哥,仿佛干什么都索然无味,萌萌觉得,自己有点儿恋夫症,虽然冯羁还不是她丈夫,可她希望能尽快实现这个愿望,丈夫是什么?名正言顺光明正大属于她方萌萌的男人,无论谁都不能惦记了。

  她知道自己心眼又小,又霸道,可跟自己的男人霸道,有什么不对,国庆前的练兵考核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结束,估摸未来一周她是见不到羁哥哥了,电话也打不通,萌萌不满的撅撅嘴,嘴巴还没翘起来,就看见校门外的越野车,立刻就绽开一个大大的笑容。

  她热情的扑过去,就跟一只花丛中翩然的蝴蝶一样,却还记得维持住美丽的姿态,一点儿没发现,冯羁严肃之极的脸色,根本来者不善:“羁哥哥,你怎么来了,练兵考核结束了吗,还是抽空来看看我,很快就要回去的,你都不想我吗,见不着面,电话也不通……”

  小丫头叽叽喳喳,跟个碎嘴的小麻雀一样,冯羁脸色稍缓和了一些,说实话,邵晴跟他说的这些事,冯羁并不全信,如果说三年前,萌萌插手拆散他跟邵晴,他是信的,后来跟小丫头关系定了,他回头想想,貌似一步一步,小丫头始终都在自己身边虎视眈眈的。

  就是他曾经有过一点好感的女生,后来连张照片都找不到了,不用想,肯定是这丫头干的,她总说她喜欢自己,很久,很久了,以前他一直没当真,可一旦当真,所有一切都有了解释,而且,小丫头也并不是个省油的灯,她对付邵晴还不容易,不提方家的势力,就凭借方叔叔的威望,调个小女兵还不易如反掌,所以三年前的事冯羁真信,不仅信还很在意。

  总有种受欺骗的感觉,就仿佛一直捧在手心里呵护着,眼珠子一样长大的闺女,忽然一天发现早就学坏了一样,冯羁心里挺不舒服,更有些被支配,被耍弄的感觉,至于后面的照片事件,冯羁真不觉得跟萌萌有干系。

  手段太低级下作,萌萌就是再不懂事,最基本的道德观和家教都相当良好,或者有些小恶作剧,但不可能拿一个女人的名誉当儿戏,无论如何,这件事他也得问她,至少她用照片去威胁邵晴是千真万确的。不过,这些事都得关起门来说,怎么也是他自己的小媳妇儿,冯羁分的清里外。

  萌萌察觉到冯羁不对劲儿的时候,已经快到家了,羁哥哥那个脸色,又黑又沉,刚才她扑进他怀里,他一点儿高兴的表示都没有,只是抱起她,把她塞到车里,说了句回家,然后就一路沉着脸,话都没说一句,就听她小嘴嘚啵了。

  进门,冯羁蹲下把鞋给她换了,自己进去坐在沙发上,指了指对面:“坐下,我有话问你。”萌萌怎么瞅着,都是一副三堂会审的架势,她干了什么错事吗?

  萌萌歪歪头仔细想了想,貌似自己最近挺乖的,除了把潘绍踹进湖里这件事,也没淹死,就是在医院挂了几天水,没这么严重吧!其实这也不能怨她。

  萌萌平生最恨的就是脚踩两只船三心两意的男人,以前她冷眼旁观,潘绍还算靠谱,跟晓琪发展的挺平稳,晓琪这方面跟傻子没啥区别,私下里跟她提过多少次潘绍了,那么个直爽的丫头,提起潘绍,就成了羞答答扭捏的小女人,萌萌就知道,晓琪是真心喜欢潘绍的,很喜欢,很喜欢。

  谁想到突然潘绍就变心,跟另一个女生走一块儿,也是他们大三的学姐,跟林清关系很好的一个女生,这里面是不是又林清使坏,萌萌不知道,大学里的恋人,分分合合也是常事,可潘绍不应该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跟晓琪分手,就差在主席台上用大喇叭广播了。

  晓琪当时的脸色,萌萌永远都不会忘,她的脊背努力挺直着,她的目光死死盯着潘绍,但是她这种强装出来的坚强,更令萌萌难过,最可恨的,她去给晓琪打饭,路过湖边,正好看见潘绍跟那个新欢师姐。

  她本来没想听他们说什么,可潘绍的声音实在太大,被她听了个正着,潘绍说:“我已经按照你说的,跟陈晓琪分手了,你还想让我怎么样……”这句话真把萌萌惹毛了,二话没说,丢下手里的饭盒,直接窜过去,抬脚就把潘绍给踹进了湖里。

  这件事一开始闹得挺大,潘绍家里不依不饶的,为这件事,晓峰哥作为家长还来了一趟学校,在薛绍强烈表示不追究的前提下,才算息事宁人,可这件事萌萌觉得,晓峰哥不会告诉冯羁,这是多年来两人的默契,不过晓峰哥厌烦给她再收拾烂摊子,推给羁哥哥也不是没可能。

  萌萌有些忐忑的坐在对面,手平放在膝上,一副乖巧到不行的模样儿,冯羁不禁暗暗叹口气,这鬼丫头就知道用这招对付他最管用,不过是非曲直还是要问。

  “萌萌,三年前邵晴调走的事,你插手没插手,我要听实话,不许对我说谎?”萌萌愕然,再也想不到是这件旧事,她小脑袋里飞快转了个几个来回,不用说,肯定是邵晴那女人又出幺蛾子了,把三年前的事翻出来,是想诋毁她?还是想借此博同情,然后找机会跟羁哥哥旧梦重温,无论哪一点,她都甭想如愿。

  不过羁哥哥这么一副严厉审讯的架势,萌萌真有点受伤,而且,羁哥哥这样的态度,是不是心里对邵晴还余情未了,这个念头一钻进萌萌心里,就跟一万只蚂蚁开始啃噬她的五脏六腑一样难过,醋意翻涌而出,萌萌的好心情消失贻尽。

  她抬头定定看着冯羁:“羁哥哥,过去的事早就过去了,现在追究是非曲直,有什么意义,亦或是,你对当年的事始终介怀,还想跟邵晴重归于好,你了解她吗,你知不知道,她是个什么样的女人?”

  如果萌萌不说这些,冯羁也不会真怒,她这样一说倒把冯羁的肝火勾了起来,所以说恋爱中的男女经常都会失心疯一样吵架,过后又后悔不已。

  冯羁从口袋拿出录音笔递给她:“用照片去威胁邵晴,是你吧!你什么时候学会这些不入流的手段,网上的照片呢,是不是也是你放上去的?”

  萌萌愣了一下,照片?什么照片?羁哥哥指的不是是前几天,邵晴自导自演的哪出闹剧吧!萌萌还是把录音笔拿过来,听了个开头就证实了自己的想法。

  邵晴最近那点烂事她早耳闻了,很明显就是那女人自己自编自演的,真有演戏天赋,以前条什么群舞啊,往影视圈发展发展,没准能后赶苍老师,可萌萌无论如何,都没想到这件事能跟自己搭上边儿。

  她是找人拍了照片,可那些照片早就让邵晴拿走了,而且,放上网这样的蠢事,对自己一点好处都没有,她傻缺才会去干,前因后果一琢磨,还有什么不明白的,这是邵晴想把屎盆子扣自己脑袋上,想出的恶毒招数呗。

  这些萌萌都不在意,她在意的是羁哥哥的看法,萌萌抬头,目光一瞬不瞬落在冯羁脸上:“羁哥哥,你觉得这些是是我干的?”她的目光有些冷,仿佛刀刃,刚硬锋利,能直直****你心窝子里去。

  这样的萌萌在冯羁跟前绝无仅有,事实上,在过去这快二十年的岁月里,她始终是个娇气的小丫头,或许有时刁钻,可从来不会如此犀利,这样的萌萌令冯羁感到陌生,或者,自己根本就没真正了解过她,从来都是他一厢情愿的认为她怎样,现在想想,许多事,或许自己一直蒙在骨里,这才是真正的她。

  冯羁皱了皱眉:“如果不是你干的,我希望听到你的解释。”“解释?羁哥哥,如果你认为是我干的,我解释了有用吗,我没有解释,更不会解释。”萌萌执拗起来,跟她爹一样,又臭又硬。

  萌萌最恨别人冤枉她,尤其羁哥哥,这个她爱了快二十年的男人竟然冤枉她,这令她觉得委屈,难过,愤怒,郁闷,甚至灰心,如果最基本的信任都做不到,她还如何奢望一辈子:“我有点累了,先进去睡了。”

  萌萌转身进了卧室,门哐当一声甩上,冯羁不禁摇头,向后靠在沙发上,按了按抽痛的太阳穴,冷静下来想想,或许萌萌说得对,他在意的不是这些照片而是三年前那件事,却并不是余情未了,而是被小丫头欺瞒的滋味,令他一时难以接受,这里面跟邵晴没任何关系,但,显然小丫头不这么想……,冯羁就不明白,怎么什么事一联系邵晴,小丫头就跟吃了炸药一样。

  萌萌气死了,恨坏了,这简直是人无害虎心,虎有伤人意,邵晴这女人真能干出这样的事,简直贱到无敌了,好,既然她自己不要脸,非得宣扬那点儿风流史,她就成全她,既然你把扣屎盆子给我,我就接着,屎尿一块儿浇下来,看咱俩谁臭气熏天。

  萌萌本来也不是什么善茬,真使起坏来,能搅合的天下大乱,尤其干起这事来,无论技术性还是隐蔽性,都高出邵晴不止一个段位,而且人萌萌不弄网上,她直接发信箱,邵晴的各级领导信箱,一人一份,你不想出名吗,让你彻底臭名远扬……


  (https://www.tiannaxs.com/tnw110619/2541434.html)


1秒记住天呐小说网:www.tiannaxs.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2.tianna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