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就要你爱我 > 第27章

第27章


  邵晴站在这里有一阵了,她昨天到的B市,能调任到这里当一个文艺女干事并不容易,她知道自己在萧丰那样的男人眼里,就是个谁都能上的烂货,卑微低贱的都不如一条母狗,但是她比他们高尚太多了,至少,她一直在用自己的力量一步一步往上爬,她谁都不欠。

  以前还觉得有点儿欠冯羁的,这种莫名的愧疚感陪了她好几年,不是邵刚的事儿,她到现在都还不知道,冯羁原来有这么硬的背景,知道了之后,她忽然觉得,自己这几年的愧疚特不值,恼怒,愤懑,遗憾过后,竟然涌上淡淡的恨意。

  她恨冯羁,更恨方萌萌,别管是仇富还是小市民心理,她就是见不得这两人在一起,他们俩儿要是过好了,她算怎么回事,她过去跟冯羁那段儿又算怎么回事,就是冯羁跟她散了,也不能跟方萌萌,凭什么方萌萌什么都有,什么都顺当。

  邵晴远远就看见冯羁的车过来,透过挡风玻璃一看就是他,直到现在,邵晴都得承认冯羁是个相当出色的男人,铁骨里藏着霸道的将帅之气,仿佛弹指间樯橹灰飞烟灭的将军,内敛,阳刚,霸气,男人,这些因素在他身上完美融合,冯羁是一个铁铮铮的汉子,最出色的军人。

  当年邵晴唯一的遗憾是他没有一个强大的背景,如果有,以冯羁的能力,前途不可限量,邵晴认识一些有背景的,勉强还算不上权二代,只是有点儿小背景,在部队里就混的风生水起,而冯羁太低调,低调的跟千千万万个大头兵没什么区别的。

  造成今天这样的局面,邵晴觉得,冯羁对不起她,她费这么大力气调到这边来,不为别的,就为了他,他欠她的,就该还给她。

  冯羁下车,眉头微微蹙了蹙,邵晴已经走了过来,脸上挂上一个得宜的笑容:“冯羁,我调到你们师部文工团当干事了,昨天到的,还没报道,今儿过来是想先见见老朋友,我们俩算老朋友吧!”

  冯羁觉得,邵晴脸上的笑容有些别扭,挺不由心的意思,仿佛带着什么不可测的含义,其实现在想来,当初他根本就不了解邵晴,两人是处过对象,可接触了解的时间很少,她给他的印象始终是温婉贤淑的女子,虽然跟萌萌闹的不大愉快,冯羁也从没往别的地方琢磨过。

  可现在的邵晴,冯羁忽然就理解了爱屋及乌这句话,不知道是不是受了小丫头的影响,他瞅着邵晴也不大对劲儿起来,而且,冯羁实在不知道邵晴来找他的目的,他们之间的关系貌似也不能界定成老朋友。

  男女之间该避嫌的还是得避嫌,毕竟他们都是军人,又都在部队里服役,铁的纪律要求每个人都要自律严谨。

  还有就是,他家小丫头是个不折不扣的小醋缸,尤其对邵晴。这么多年始终存有芥蒂,这从医院里她对邵刚的态度就能看出端倪。

  冯羁虽是个粗拉拉的男人,可小丫头的心思还是能猜出一些,所以对邵晴,他真觉没有再联络寒暄的必要。

  冯羁是个爱憎分明,很直接的男人,这些邵晴太了解,正是因为了解,邵晴没让他有开口的机会继续道:“我是来谢谢你的,邵刚的事儿,我听说你说了情儿,虽然最后还是背上了处分,可毕竟还留在部队里,还有机会……”

  冯羁没等她说完就摆摆手:“你没必要谢我,我只是对事故调查团的领导们陈述当时的经过,并没一丝一毫的减,至于说情就更谈不上了……“

  “冯羁,你怎么还在这儿,团部开作训会,迟到了你知道咱团长的脾气……“教导员刘兆从里面匆忙出来,着急火燎的就把冯羁给拽上了车,拉上车门就下命令:“孙庆,开车。”

  车子一溜烟开走了,把邵晴一个人凉在营部外头,车子开出去老远,刘兆才低声道:“冯羁,咱可不能长花花心,这作风问题可是军人大忌啊!”冯羁被他苦口婆心的模样弄得哭笑不得,忍不住瞪了他一眼:“作风问题?哪来的作风问题?”

  刘兆冲后面瞟了一眼:“呶……那女人怎么回事?”刘兆那眼睛贼毒,以前也是经过见过的,基本上女人一过眼,什么货色就能知道的一清二楚,冯羁还没来的时候,刘兆已经在营部里头,隔着窗户瞅了大半天。

  女人在部队这个满眼军绿完全的雄性世界里,绝对是绿叶里的大红花,别管你长得多磕碜,到了部队里,都能招几眼儿,那句俗话说的好,兵营待三年,母猪赛貂蝉,就是这么来的,更别提,这女的模样儿算不赖,清秀的五官,搭上这身军装很过得去。

  尤其,这女的甭看着挺温婉的样儿,眉梢眼角稍微一抬手,都有股子别样风情,就跟那熟透了的大蜜桃一样,光看着就知道里面汁多水儿甜,这种风情可不是每个女人都能有的,说白了,那得经过多少轮男人调教过来才行。

  所以说,这女的不是什么正经货,这样的女人要是就过过眼也没什么?偏偏跟冯羁认识,冯羁什么人啊!你说他是个带兵的将才,这谁都心服口服,你说他是个响当当的爷们,也没二话,可就这女人上,真是个生菜瓜,一辈子就跟萌萌那鬼丫头混到现在,见识过屁女人,这样的女人要是给冯羁下个套儿使个绊儿,还不玩儿似的。

  再说,这种女的就不能沾惹,沾惹上,不定就埋下什么祸根儿,因此,刘兆挺够意思,出去就把冯羁给拖走了,这会儿才开始扫听底细。

  冯羁却没当回事:“她是邵刚的姐姐。”“邵刚?”刘兆咂巴了两下,才想起邵刚就是军演中冯羁救的那个新兵蛋子。

  刘兆忽然就有种不好的预感,这里面的事儿真不那么简单,这阴差阳错的,怎么就救了新兵,还牵扯出他姐姐来了。

  刘兆有些迟疑的问了句:“冯羁,你不是跟她有过啥吧!”冯羁挺老实:“三年前处过一阵儿。”刘兆一怕大腿:“我就说,那女的看你那眼神都不对付,不对啊!你俩既然处了,怎么后来又散了?”

  问出来,刘兆都恨不得抽自己一嘴巴,这不明知故问吗?就萌萌那丫头,盯了冯羁这么多年,不搅合散了才怪。

  冯羁抿抿唇:“散了就散了,哪有为什么,都过去的事了,谁还琢磨这些。”刘兆心话儿说:“你是不琢磨,可有琢磨的,他就不信,刚才那女的平白无故就过来找冯羁,不过,这总归是冯羁的私事,他就是教导员,也不能干涉太多。

  拍了拍冯羁岔开话题:“我可得了信儿,下个月,团参谋可就调走了,你也该往前走一步……”冯羁这一步一步走的沉稳,刘兆最佩服他这点儿,不急不躁,有股子视功名如粪土的态度。

  不想刘兆这话说出来,真就进了冯羁的心,搁以前冯羁也在意,毕竟当兵提干这都是过程,但不会像现在这么入心,现在他是开始计划以后了,他跟小丫头的以后,既然想过一辈子了,冯羁就不能让小丫头跟着他受苦,这是一个男人的担当。

  再说了,他也舍不得小丫头受苦,小丫头从小锦衣玉食富贵窝里长起来的,娇气起来,十二层褥子下面放颗豆子都睡不着,跟了他,别的能以后再说,这房子却迫在眉睫。

  这以后小丫头一个礼拜就得过来住两天,她不想来都不成,她熬得住,自己熬不住,老住在单身宿舍里也不是事儿,私密性太差,折腾起来束手束脚,这当口要是提了团参谋,按照级别待遇,他就能在家属院分个两居室,小丫头来的时候,也算有个属于自己的地儿。

  想着这些,冯羁心里就一阵阵热乎儿,虽说没想现在就把小丫头娶回家,可也算是自己屋里的小媳妇儿了,家,媳妇儿,冯羁心里忽然就安了下来,就跟漂泊了多少年,终于找到了自己的家一样,根本就没把邵晴的到来当一回事儿。

  冯羁就这点儿好,前后分的蛮清楚,哪怕没把小丫头收编之前,心里对邵晴还有那么点儿说不清道不明的感情,现在是真过去了,满心满眼惦记的都是他小媳妇儿,未来的小日子。

  刘兆听他说要申请家属院的房子,就放了一半心,另一半还是悬在了刚才那女的身上,总觉得,那女的不是什么善茬,不过,跟小丫头斗起法来,也不见得有胜算。

  刘兆真不是瞎担心,打这儿以后,只要冯羁在的地方,到哪儿都能碰上邵晴,这女的是新调过来的师文工团干事,赶上一年一度的文艺汇演,总上他们团溜达,而且自来熟,就是冯羁再面无表情,也挡不住邵晴硬凑上来的热情。

  刘兆在一边看的心惊肉跳,他肚子里的心真放的太早了,萌萌就是再厉害,可也是远水,解不了这近渴,刘兆扫了眼窗户外面,又往这边走的邵晴,心里都替萌萌着急:今儿都周末了,这丫头这还不过来看着她男人,她也不怕一错眼的功夫,让母狼给叼走了……


  (https://www.tiannaxs.com/tnw110619/2541425.html)


1秒记住天呐小说网:www.tiannaxs.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2.tianna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