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就要你爱我 > 第18章

第18章


  小丫头跟他说过多少次喜欢,冯羁现在想起来都可以数的一清二楚,自打小丫头十二岁开始,每年都会说,在他生日的时候,小丫头会说一句:“羁哥哥我喜欢你,”在小丫头自己的生日时,她闭着眼许了愿,睁开眼睛也会对他说:“羁哥哥我喜欢你。”到了今年正好十六次。

  当然,如果不算这次的话,前面的十六次,冯羁都清楚记得,但加在一起也不如这一次,有如此大的震撼,小丫头没笑,甚至一双最喜欢笑的眼睛,连一丝笑意都没有,有的只是认真执着,执着的近乎偏执,像个执拗倔强且有点小委屈的孩子。

  就是这个表情,直接钻进了冯羁心里,一瞬间打乱了冯羁沉静的心跳,冯羁恍惚明白了一些,又仿佛还糊涂着,这些钻进他心里的东西,令他第一次有些慌乱,不知道该怎么应付。

  好在小丫头说完就出去办转院手续,而且在两人回B市没多久,小丫头就去军训了,直到冯羁出院,也没见着小丫头的影子,冯羁心里很不适应,平常日子,就是小丫头或者他都腾不出空的时候,隔一天小丫头也会给他打电话,一打没一个小时,小丫头那张小嘴就闭不上。

  会说她身边的一些琐碎小事,学校发生的小趣事,同学的小八卦,有时候还会说她表哥卫晓峰的一些花边,等等,这么多年都这样,已经成了习惯。

  这次小丫头长达半个月没有消息,电话也没一个的情况,从来没发生过,冯羁心里说不上什么滋味,他打过过去,小丫头的手机还关机,有心打到小丫头军训的地方,又觉得,实在没什么重要的事情。

  冯羁觉得,自己实在挺托拉,都不像个老爷们了,可心里就跟突然少了点儿什么一样,令他有些焦躁甚至坐立不安。

  刘兆一进来营部,看见冯羁这显然不在状态的样子,不禁挑眉,刘兆是冯羁营里的教导员,去年开始跟冯羁搭档,也是少数知道冯羁底细的人之一。

  父亲是总装的,有这层关系在,自然对冯方两家的事知道一些,虽然有背景,性格却相当温和,且有股子正气,不浮夸,正是因为这样,两人虽然搭档不到一年,却挺默契。

  刘兆认识萌萌,在B市军区这个地儿呆着,很难不知道那小丫头,冯羁是刚调过来,可刘兆却在这边儿呆了好些年,从新兵呆到老兵,再到教导员,军校毕业后,就在这边扎根了,又是B市土生土长的,小时候那会儿跟大院的一帮发小,没事就往军营里钻,尤其喜欢去萌萌他爹的加强团玩。

  时任加强团团长方振东,还是小哥儿几个的偶像,后来方振东调到别的军区,从团长到师长,到现在执掌一个军区,那真正是真刀实枪打出来的,现如今,他们的上面的王师长还是方振东手下带出来的兵呢,算老基地。

  萌萌小时候,隔三差五就来军营混,小丫头生的娇俏漂亮,骨子里却流着军人的血,什么东西到她手上,都玩的像模像样儿,几个上头的首长轮流带着,稀罕的不行,也宠的不行,小丫头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想摸什么都成,没人拦着。

  刘兆入新兵连的时候,小丫头才十岁出头,看过他们实弹打靶成绩以后,连长那表情,仿佛他们是军人的耻辱一样,说十岁的孩子都比他们打得好,当时刘兆也跟别人一样挺不忿,可看到精灵一样的小萌萌,刘兆一点脾气都没了。

  有一阵,新兵连的连长几乎拿小丫头当万金油使唤,一训练不合心意,就用小丫头羞辱他们,弄得他们当时颇有怨言,可对那么个漂亮可爱到人神共愤的小丫头,又实在怨不起来,真是纠结到死。

  当时刘兆他们私下里还说,将来谁摊上萌萌那丫头,这辈子真说不上是幸还是不幸,那丫头外表娇弱无比,内心强大能吓坏人,且小嘴而甜,会说话,心思活络,看似天真,实则狡诈,以前没少捉弄她们。

  想到此,刘兆不禁叹息,那丫头真是让人又爱又恨,可那么个小丫头到了冯羁面前,就彻底变了个样儿。

  冯羁调过来之后,小丫头绝少来军营溜达,估计是怕熟人太多,破坏了她在冯羁面前的形象,刘兆也是偶尔在市里瞅见过两人一回,才发现小丫头在冯羁面前,原来是那么,那么……怎么说呢,该说诡异。

  而冯羁举手投足那旁若无人呵护心疼的样子,要说两人之间什么都没有,鬼都不信,可冯羁就说小丫头是妹妹,他就不琢磨琢磨,谁家哥哥跟妹妹像他俩儿这样。

  自从跟发现冯羁跟小萌萌的关系,刘兆生活中除了营部的事儿就剩下看乐子了,他就是想看看,这两人能折腾到什么时候。

  刘兆倒了半缸子水端过来,坐在冯羁对面,貌似无意的问了一句:“最近小萌萌好像没打电话过来,我都有点儿不大习惯了。”刘兆唇角隐着一个笑容。

  冯羁皱皱眉,还挺担心的说:“她最近军训,小丫头身体弱,也不知道能不能挺得住。”刘兆噗一声,喝进去的水差点喷了,急忙咽下去,不禁看了冯羁好半晌儿,实在看不过去,点了他一句:“冯羁,你说这虎父有可能生出犬女不?方首长当年那些英武事迹,到现在可都还是传说呢,无人超越的了。”

  冯羁摇摇头,蛮笃定的说:“小萌萌像寒阿姨。”刘兆不禁失笑:“冯羁你想没想过,没准小丫头比谁都厉害,是你在她身边呆久了,很可能一叶障目。”

  冯羁摇摇头,斩钉截铁的说:“不可能,打针都怕疼的小丫头,厉害什么?对了,他们军训是在新兵训练基地那边吗?”“是,怎么,你想过去喵喵?”

  冯羁最终也没能过去,营里出了点事,他离不开,等他抽出空的时候,已经是是八月底,跟小丫头整整一个月没见面,也没打电话,冯羁真有点挺不住了,开始担心小丫头是不是出了什么事儿。

  打听了军训结束时间,傍晚就回了市里,琢磨着小丫头怎么也得回来,直接去了小丫头的公寓,还赶上了阵雨,停好车,从电梯上去,拿出钥匙,冯羁忽然生出些近乡情怯的感触,很莫名,甚至有几分紧张,只不过他做梦也没想到,打开门会看到如此暧昧的一幕,被这一幕刺激的冯羁,甚至微微眯起了眼。

  因为外面下着雨,客厅的灯打开着,暖色的灯光驱走窗外阴霾,流泻出淡淡和煦的温暖,小丫头裹着浴袍,好像刚洗过澡,头发还有些湿漉漉,清透的小脸红润光泽,唇上染上微微水光,看上去相当性感,手里拿着条大浴巾擦头发,客厅的洗手间里传来隐约水声,水声伴着一个熟悉的男声传出来,钻进冯羁耳朵里真刺耳:“萌萌,你没想过当兵吗……”

  这情形,不得不让冯羁误会,冯羁的脸色黑的都能媲美外面的阴沉的天,他大步走进来,坐在沙发上,嘴唇抿成一条直线,盯着萌萌,一个字也没说,但萌萌知道,羁哥哥这是让她解释。

  长这么大,萌萌从没看过羁哥哥真正生气,任何时候,他都是宠溺的看着她,这样怒意勃发的表情,绝无仅有。

  萌萌有些贪婪的看着冯羁,不见面,不打电话的日子,不过才一个月,她恍惚觉得,比一年还长。

  她回家的时候,晚上缠着美人娘问爸妈以前的事情,在她眼里,羁哥哥跟她爸蛮像,某些地方,都是那种一根筋儿的男人,可爸爸却爱上了美人娘,而且很爱很爱,爱到了骨血里。

  当时她家美人娘就笑了,点点她的额头:“小鬼丫头,想问什么直接问,拐这么大弯子。”当时萌萌缩进妈妈怀里,小声问:“妈,您当初怎么让爸爱上的?”

  当时她家美人娘笑着摇摇头:“我也不知道,一开始我还挺怕你爸的,跟个霸王一样,很反感,不适应,可是后来赶上那年的大雪灾,你爸带着兵去救灾,分开了妈妈才发现,其实挂念你爸的……”

  萌萌后来琢磨了很久,她表白以后,羁哥哥那种习以为常的目光,或者说,在羁哥哥心里,已经习惯把她的喜欢,当成了一种最普通不过的事情,就像姑姑说的,她跟羁哥哥之间,需要适当的距离来打破这种习惯。

  正好赶上军训,整整一个月,萌萌忍着,忍着不见面,也不打电话,貌似相当有效,尤其,除了距离,今天正好柴师兄在,他站在小区外,身上被突来的大雨浇湿,请他上楼是萌萌的礼貌。

  只不过萌萌没想到这么巧遇上羁哥哥,羁哥哥身上明显的怒意,萌萌不仅没害怕,反而心花怒放,怎么看都想是吃醋的表现。

  萌萌眼中光芒闪了闪,这简直就是千载难逢的机会,萌萌根本不怕冯羁越来越阴沉的脸,反而目光越来越晶亮,唇角若冯羁仔细看会发现,已经微微上翘,简直就是一副阴谋即将得逞模样儿。


  (https://www.tiannaxs.com/tnw110619/2541416.html)


1秒记住天呐小说网:www.tiannaxs.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2.tianna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