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就要你爱我 > 第16章

第16章


  尽管萌萌嘟着嘴一副不情愿的样子,方振东走的时候,把小丫头一起捎走了,冯羁倒是暗暗松了口气,冯羁住的只是个单人病房,条件自然比不上高干科,小丫头总在沙发上睡也是问题,这几天,冯羁发现萌萌眼底有淡淡的黑圈,夜里经常听见她翻来覆去折腾的声响,有心让她睡床上,又对自己的自制力拿不准。

  即便小丫头睡在沙发上,平常举手投足展露的女性风情,冯羁也无法视若无睹,仿佛不知不觉中,有什么东西在悄悄改变着,所以这种情况下,跟小丫头保持一定距离比较好,让他也冷静的想想,到底哪儿出了错。

  不过,看着萌萌被方叔叔拖出病房,冯羁心里还是有种不舍的感觉浮上来,直到她的身影消失,冯羁的目光还收不回来。

  老冯在一边看着儿子那样儿,不禁叹息,儿子天生就是当兵的料,其实当兵并不是父母期望的最佳选择,因为当兵艰苦,老冯是个最平常的父亲,他也跟所有父母一样,希望儿子的人生路平顺安逸,但是儿子就想当兵,并且当了一个最合格的兵。

  军营的磨练,使他的棱角轮廓越发刚毅,那种钢铁般的意志千锤百炼从他骨子里透出来,令身为父亲的老冯,不得不骄傲自豪,只是感情上太迟钝,真就跟个榆木疙瘩一样,明明心里眼里都是小萌萌,却死活回不过味来,让他们当父母的在一边看着干着急。

  可着急也没用,虽说他们那个年代不讲究什么爱啊情啊的,可从振东跟引素当年的事,老冯算琢磨明白了,这男女之间,谁跟谁过日子,都是老早就注定的,任你穷折腾半天,最后该谁还是谁,冯家的儿媳妇,他笃定就是小萌萌。

  不过中间突然****邵家姐弟,这事情就不知道有什么变数了,老冯望着儿子,表情相当严肃:“你跟我撂句实话,救那个新兵是为什么?”

  当年冯羁跟邵晴处了小半年,有一次父亲上他们部队视察的时候,碰巧遇上过那么一回,一切没定之前,冯羁相信,父亲即便不会跟母亲说这事儿,还是会对邵晴的过往背景适当了解一下,因此邵刚是邵晴的弟弟这事,瞒不过父亲。

  救邵刚的当口,冯羁真没想过邵晴,却,从萌萌到他父亲都开始怀疑他的意图,冯羁不禁皱皱眉开口:“爸,我是个军人,当时的情况,我想到的只有这个。”语气斩钉截铁毫不犹豫。

  老冯眉头舒展,点点头:“你这么说,我就放心了,那个叫邵晴的女孩子……”老冯说到这儿顿了一下,淡淡皱眉,有些事还真不知道怎么跟这个木头儿子说。

  冯羁却颇为意外,父亲提到邵晴还是头一次,而且他听得出来,对邵晴,父亲颇有些成见,遂讶异的望着父亲。

  老冯却略沉吟岔开话题:“我问过医生,再过几天,你就可以转院,演习刚结束,车还等在外面,我现在就得回去,你自己照顾好自己。”说完了,就向外走,刚走到门边,身后传来冯羁的声音:“爸,邵刚的事情,上面首长是什么意见?”

  老冯转回头,目光略沉:“冯羁你是军人,参加过的演习也不少,对于邵刚犯的错误,不用我说也该知道结果,还有,我跟你母亲一致认为,邵晴那女孩不适合你。”

  冯羁有短暂愣怔,这会儿才想明白,或许爸妈早就知道邵晴的存在,当年邵晴提出分手,这里面是不是有爸妈干涉的因素,这个念头几乎有些控制不住冒出来,但很快便又释然,冯羁了解父母,父亲虽然如今有些地位,却不是那种势力的家长,而他跟邵晴那一段,早就过去了。

  即便当初,他跟邵晴之间情爱的因素也少之又少,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冯羁心里对邵晴有种莫名愧疚,虽然是她提出的分手,这份愧疚却始终埋在冯羁心底。

  冯羁没想到的是,就在父亲走的三天后,他就重新见到了邵晴,邵晴进来的时候,冯羁正杵着拐一圈一圈的做复健,冯羁一开始还以为是小萌萌来了,昨天晚上小丫头打电话过来说今天来医院,明天办了转院手续,两人一起回B市,小丫头学校的军训快开始了。

  因此冯羁相当放松,继续绕着床溜达,直到没听见萌萌叽叽喳喳的声音,才转头,就看见了邵晴。

  她站在那里,还是一身合体的军装,帽子放在手边,齐耳短发,服帖的拢在脑后,比起三年前胖了一些,却依旧清秀利落,只是身上多了一丝不知名的东西,令她看起来沧桑了不少。

  冯羁发现这样的邵晴,竟然很是陌生,至少跟他记忆里那个温婉贤淑的女人,有很大差别,眉梢眼角透出的幽怨之气,看上去有些尖锐。

  冯羁不明白邵晴这种幽怨之气从何而来,却清楚是针对自己的,冯羁坐在病床上望着她,沉默滋生出隔阂仿佛一道鸿沟横亘在两人之间。

  邵晴目光复杂难辨,当初跟冯羁处对象的时候,邵晴挺认真,冯羁相当优秀,凭借自己的能力,在部队里崭露头角,前途很光明,邵晴衡量许久,觉得当时的冯羁很适合自己。

  她知道自己现实,可是处在她的位置上,如果不现实,现在还在自己家那个小镇子里待着呢,能干什么?难道跟父母一样,在镇里那个小学校里当个名不见经传的老师,她不甘心,她要走的更高更远。

  邵晴从不回避自己的野心,而且野心包裹在温婉的外表下,使她有种不一样的风情,这种风情令她顺利进了部队,顺利跟冯羁走到一起。

  要说当初对冯羁最大的不如意,就是他的家世,冯羁只跟她含糊的说过,父亲也在部队服役,母亲是公务员,邵晴当时理解大约冯羁好面子,所以不跟她提父亲具体的职位等等,像冯羁这种骄傲的男人,自卑自己的出身,仿佛也情有可原,邵晴颇善解人意的,没底细问。

  后来方萌萌突然出现,说实话,邵晴短暂疑惑了一阵儿,找熟人略扫听了一下,没扫听出来就作罢了。

  方萌萌当时虽才十六岁,却太聪明,而且对她颇有敌意,女人敏锐的直觉,第一眼,邵晴就知道这小丫头喜欢冯羁,那一瞬,她对自己的敌意根本藏都藏不住,但很快她便展开一个令人炫目的笑容。

  小丫头很漂亮,那种精致的漂亮,令人惊艳的漂亮,即便同样身为女人,邵晴也无法不承认这一点。

  冯羁跟她说方萌萌是他妹妹,什么妹妹?姓不一样,也没有任何血缘关系,这样的妹妹,邵晴无法不往暧昧的方向想,尤其小丫头的心思狡诈,邵晴后来想想,自己比她大了将近十岁,却仍远远不是她的对手。

  小丫头从来不会在冯羁面前说自己坏话,即便她已经表现的非常明显,她不喜欢自己,非常不喜欢,这个世界上没有人会喜欢情敌,小丫头对付情敌的方式,令邵晴几乎毁了一直以来在冯羁面前建立的形象,让她想个沉不住气的女人一样。

  小丫头住在招待所,她住多久,冯羁就得陪多久,两人之间的互动,自然的已经成了一种习惯,冯羁会下意识的去照顾小丫头,衣食住行都会照顾。

  小丫头更会不时就制造一些小问题,让冯羁去处理,实在不行还会摔个跤,擦破点儿皮什么的,然后冯羁就会心疼的抱着她哄着……

  冯羁忙的时候,小丫头会来找她,别以为小丫头好心,她是来跟她说她跟她的羁哥哥过去怎么样怎么样的,从小到大,一点一滴,事无巨细的都跟她说,甚至她第一次月经时,冯羁替她冲红糖水,买卫生用品都跟她说,口气相当自然,可邵晴不会错过她眼中闪烁的恶意。

  直到现在,她都还记得她当时的样子,就是个一个头上长角的小恶魔,她气不过的时候,跟冯羁说过很多次,她说一次,跟冯羁冷战一次,在冯羁眼里,那个小丫头就是世界上最可爱纯洁的小天使。

  两人刚认识的时候,冯羁给她看过小丫头的照片,就放在他皮夹子的夹层里,梳着马尾辫,微仰着头,目光晶亮,挂着甜甜笑容的漂亮丫头,不是后来见了真人,邵晴也会以为是个小天使。

  那段日子,邵晴也想明白了,自己是种了小丫头的计,后来突然有了个机会,可以提干转正的机会,她可以永远留在部队的机会,当时找她谈话的领导跟她说,个人问题是影响这次提干的重要因素,也就是变着法子告诉她,想提干就不能有婚姻累赘。

  她当时义无反顾的选择跟冯羁分手,她给冯羁的理由是配不上他,这是个借口,当时她很难过了一阵,现在机缘巧合,知道了冯羁的父亲是谁?邵晴忽然觉得人生对她实在不公,对冯羁当初的隐瞒,也不觉生出怨愤的情绪,如果不是他隐瞒,她也不至于……


  (https://www.tiannaxs.com/tnw110619/2541414.html)


1秒记住天呐小说网:www.tiannaxs.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2.tianna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