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就要你爱我 > 第13章

第13章


  冯羁下意识低头看了看萌萌,小丫头一只胳膊抱着他的腰,睡的昏天黑地,邵刚是邵晴的弟弟,这一点他也是后来才知道的,当时他护着邵刚摔下断崖的时候,并不知道,那个眉眼有些熟悉的新兵蛋子跟邵晴的关系,还是后来听到邵刚的战友吵嚷着给邵晴打电话,才琢磨明白。

  邵刚的老家也是陕北米脂的,邵晴也是,记得那时候有个战友就笑着打趣他:“米脂的婆姨绥德的汉,清涧的石板瓦窑沟的炭,冯羁行啊!弄个米脂的婆姨回家。”当然,这都是笑话,邵晴在他眼里,绝称不上什么了不得的美女,尤其从小看着萌萌长大,他对女孩子各阶段的美,不知不觉有了范本。

  当初两人处对象的时候,邵晴二十五,小萌萌那时候才是个十六的小丫头,在冯羁眼里,萌萌虽美,却少了邵晴身上那股属于女人的风韵,那种能引起男人热血激情的味道。

  冯羁颇自制,但再自制也是个正常的男人,那时候对邵晴还是有些遐想的,这些遐想他虽没表现出来,但真实存在过,邵晴突然提出分手,令冯羁很有些措手不及,而且,说白了,她的理由根本不成立,说是借口也不为过。

  对邵晴那点儿心结,在救了她弟弟之后,令冯羁生出一种,有些说不上是别扭还是别的感觉,总是因为还未释怀吧!所以也做不到淡然处之,其实真说对邵晴有多深的感情,冯羁也不觉得,他是比较冷清的男人,这些情爱上的东西,可以有,但绝不是全部。

  冯羁忽然想起,貌似他妈当年不知道邵晴的存在,那么现在问起这个意味着什么:“妈,认识……”话说到一半,冯羁又不知道该怎么说下去,毕竟已经时过境迁,如今再翻出来,还有什么意义。

  邱淑贞却从儿子的闪烁中,大概猜出了原因,不禁暗暗叹息,要说这人跟人之间是孽是缘,还真难说,儿子跟萌萌这样的情份,中间偏插上了个邵晴,本来想着两人分了,可哪想到,又蹦出个邵晴的弟弟来,这勾连起旧事,难说是福是祸。

  萌萌醒过来的时候,天已经擦黑,这一觉睡的踏实,去洗手间冲了个澡出来,换上短裤T恤,小脸都放光,进来查房的年轻医生,都撑不住一个劲儿的瞄她,只不过,很快就被冯羁那黑的没一丝笑模样的脸给吓跑了。

  医生刚出去,冯羁皱着眉看了看她,伸手指了指她的短裤:“怎么这么短,去换条裤子。”小丫头的牛仔短裤短的不能再短了,露出两条笔直修长的美腿,很是惹眼。

  小萌萌却眨眨眼笑了:“羁哥哥真是老古董,这里这么热,我才不穿裤子。”冯羁瞪着她:“热什么?这里是中央空调,不换就不许在我这儿呆着。”

  小萌萌颇委屈的嘟嘟嘴,知道冯羁平常是宠她,但他一旦下了命令,就必须执行,不然,他真舍得赶她走。

  小萌萌扁着嘴进去换了条休闲的七分裤出来,转了一圈:“这样行了吧!”冯羁扫了眼她上面宽松斜肩的大T恤,勉强点点头,忽然皱紧了眉头:“萌萌,出去让外面的护士进来一下……”萌萌歪歪头打量他两眼,抿着嘴笑了,从床下面拿出便壶:“羁哥哥是不是想方便?直接跟我说不就行了,难不成护士不是女的啊!”

  冯羁脸有些可疑的暗红,勒令萌萌扭过头去,萌萌笑咪咪扭过去,等他弄好了,才转回头来,接了他的便壶,去倒了,然后冲洗干净,一连串的动作熟练自然。

  冯羁忽然意识到,其实小丫头也不是他想的那样娇气,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很多事情坐起来一点儿不含糊。

  萌萌大约猜到他的想法,翘着嘴角道:“羁哥哥忘了,我爷爷生病住院那阵子,我可是伺候了一个月的,我爷爷的脾气你是知道的,保姆特护根本不让靠前,就我跟我奶还有姑姑轮流着来,我家美人娘,爷爷都不让回来,老封建,老古板!”

  冯羁不禁叱一声笑了:“胡说什么?首长那是不想给寒阿姨添麻烦,那阵子寒阿姨正好在国外办画展。”

  “所以我早被我爷爷训练的轻车熟路了,羁哥哥就不要害羞了。”小丫头这话说得精灵古怪,冯羁不禁失笑,不过想想也是,可被小丫头直接点出来,也不免有几分尴尬,于是岔开话题问她:“你同学家在哪儿……”

  小丫头过来趴在他床边,仰着小脸,开始跟他嘚啵起来,怎么上的火车,怎么下车,又倒的牛车等等……事无巨细的,冯羁听得很认真,等她告一段落了,冯羁问了一句:“你说你们学校的师兄也跟着去了?”

  萌萌歪着头看着他,微眯着眼看着冯羁,冯羁被她这贼兮兮的小模样儿逗笑了,伸手揉揉她的发顶:“小丫头琢磨什么?是你那个登山社的师兄去了吗,这么高兴?”

  萌萌眼中的光芒瞬间暗淡,她嘟嘟嘴还没说话,病房门就敲了两下,她站起来回头,门外站着一个有些局促的大头兵,一只手杵着拐杖,头上还裹着层层纱布,一张脸却生的挺秀气,有点韩流花美男的味道,只不过眉眼之间,瞅着有点熟悉。

  萌萌咬着指甲,在脑子里琢磨着,门外的大兵显然被屋里的情景弄得有点呆傻,尤其对突然扭过来的萌萌,那眼中的不可错辨的惊艳,令冯羁的脸色沉了沉:“邵刚,什么事?”他的声音如金石之音,惊醒了门外的邵刚,同时也令萌萌楞了一下。

  “邵刚?”她说怎么瞅着有点眼熟呢,可不就跟邵晴有点像吗?当初萌萌把邵晴家里的情况调查的一清二楚,邵晴家是米脂县下的一个小镇,父母都是镇上小学的老师,家境很平常,家里除了邵晴,还有个比她小八岁的弟弟邵刚。

  邵晴考进地方部队文工团的时候,已经二十二岁了,对于她当初怎么考进文工团的,萌萌也一清二楚,但是那时候,并没有用这个来要挟她,萌萌虽然用了些手段,但基本上还是光明正大的。

  邵晴一个条件一般,家世背景寻常的女人,爬到当时的地位并不容易,其中的心酸,萌萌可以理解,而她当时选择羁哥哥的原因,也颇耐人寻味。

  像邵晴那样的女人,是什么都能豁出去的,羁哥哥对于她来说,大约只是一个可以继续留在部队的桥梁。

  羁哥哥当时虽然级别不高,但前途是一目了然的光明,军区重点培养的干部苗子,以邵晴的精明自然不会看不出来,只不过邵晴毕竟人脉有限,扫听出这些,对于冯家却知之甚少,如果当初她知道冯叔叔是军区参谋长,估计自己用再好的条件诱惑,她也不会跟羁哥哥分手。

  然而,现在她弟弟邵刚突然蹦了出来,萌萌不得不开始猜测,是不是邵晴又要出什么幺蛾子了。

  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直直毫不避讳的望着邵刚,令这个才二十岁的大男生,一张脸顿时红到了脖子里,走进来的步伐都有点同手同脚,看上去很搞笑,萌萌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邵刚的脸更红了:“那个,冯营长,我是来道谢的,谢谢您救了我……”

  他一句话,萌萌的脸顿时沉下来,她扭过头,看着冯羁:“羁哥哥,你是为了救他才受伤的?“小脸儿有些受伤,有些执拗,冯羁心里有些烦躁起来。

  小丫头不喜欢邵晴,当年他跟邵晴处对象的时候,正赶上萌萌爷爷住院,那一段日子,小丫头没空缠他,后来她来找自己,他带着邵晴去机场接她,当时,她神情中的震惊和不可置信,他现在还记得。

  小丫头非常不喜欢邵晴,正如邵晴也不喜欢萌萌一样,有一阵冯羁很是头疼,他生命中从过去到未来,规划中两个重要的女人,彼此看不顺眼,他站在中间很难调和。

  要说萌萌,从小被宠大的,娇气点儿,事儿点儿,还情有可原,可邵晴一个那么温柔宽和的女子,一遇上萌萌也变得分外矫情起来,令冯羁很讶异。

  那一阵两人吵了几次架,起因都是萌萌,说是吵架,其实就是邵晴在他耳边嘟嘟萌萌这里不好,那里不好的,听在冯羁耳朵里很有些刺耳,小丫头是他看着长大的,身上是有些娇气的小毛病,可冯羁笃定,萌萌的心是善良的,怎么会像邵晴说的这样,邵晴简直把萌萌形容成了一个小怪兽。

  冯羁很难接受,被邵晴嘟嘟的烦了,冯羁直接扭头就走,也不再搭理她,她就会后知后觉收敛一些。

  冯羁后来想想,这是不是也是邵晴跟他提出分手的一个原因,而萌萌当时那张小脸儿就跟她现在一模一样。

  冯羁不禁皱着眉说了句:“不许无理取闹,那个时候,不管是誰,我也义不容辞,这是作为一个军人的职责。”

  “职责?”萌萌才不信,就邵刚这张脸,她看着都能想起邵晴来,更何况羁哥哥,这件事就跟一根刺一样,原本她以为拔出来了,却不知道早就扎进肉里,说不定已经烂在了里面……


  (https://www.tiannaxs.com/tnw110619/2541411.html)


1秒记住天呐小说网:www.tiannaxs.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2.tianna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