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就要你爱我 > 第12章

第12章


  萌萌接的是她家老爹的电话,也是直到现在萌萌才知道,跟她的羁哥哥不过是几山之隔,演习就在四川军区进行的,她家老爹是这次演习的总指挥。

  军人难免受伤,这个萌萌知道,但是到了羁哥哥身上,她依然无法做到淡然处之,她还记得三年前羁哥哥受伤那次,她当时觉得眼前都是黑的。

  羁哥哥本来是飞官,曾经他跟自己说过,在头顶这片蓝天上翱翔是他的梦想,出了那次意外,羁哥哥才转到了坦克旅。

  那个意外,始终是萌萌心里的一根刺,三年前,羁哥哥出事前正是邵晴走的时候,羁哥哥是个情绪绝少外露的男人,而那一阵他却很是消沉,也之所以,邵晴虽然走了,萌萌依然不能释怀,她不想她的羁哥哥心里惦记着另一个女人,他是她的,说她霸道也好,说她不讲理也罢,很小的时候,他就是她的了,邵晴算什么?

  这次老爹没多说什么?萌萌也听得出来,羁哥哥的伤势不轻,不然,不可能劳动身为总指挥的父亲自过问,还特意通知她知道。

  萌萌心急如焚,翻过晓琪家这座山梁,到了山脚下正遇上来接她的人,是父亲的警卫连连长周长庚,带着她往前走了一段,就看见一架直九停在前面开阔地上,周长庚拍拍她的头:“去吧,已经送往成都军总医院,我还要赶回演习基地。”

  萌萌点点头飞快奔了过去,直升机直接落在医院顶楼的停机坪上,萌萌跳下飞机就冲了进去,冯羁已经被送进病房。

  萌萌一进病房区,就看见邱阿姨,从那边电梯走出来,手里提着个保温瓶,看见萌萌,放下手里的保温瓶,张开手臂,萌萌一下冲进她怀里,眼泪啪嗒啪嗒往下掉,把邱淑贞给心疼的。

  要说真是从小一点一点看着长起来的丫头,邱淑贞两口子跟方家人一样,对两个儿女乐观其成,总觉得从小一起处过来,这种事水到渠成。

  虽说冯羁比萌萌大十岁,可邱淑贞在一边瞅着,儿子疼宠小丫头的那个样儿,两人很般配,只不过儿子是个死脑筋,这点邱淑贞两口子也没辙。

  要说这性子跟他师父方振东一脉相承,可邱淑贞现在还记得,当初振东一见萌萌她娘,那可就是雷厉风行的做派,直接就登堂入室,没多少日子就拿下了,圈在自己窝里,生儿育女的过日子,怎么到了冯羁这儿,就真成了真正的榆木疙瘩,死活不开窍。

  以前琢磨着小丫头毕竟还小,不着急,可不着急不着急的,就蹦出来一个邵晴,差点就把两人搅合散了。

  她家老冯是从底层慢慢熬上来的,虽说现在有了点地位,却也不至于势利眼,对于门当户对这个事,两人并不大在乎,可邵晴不行,当初听说这事的时候,邱淑贞特意跑了一趟,侧面扫听了一下,而且,在邵晴并不知道的前提下,两人见过一面,当时邵晴的态度,令邱淑贞很有些不喜,典型的投机型女孩子,很现实。

  当然,处在邵晴那个位置,现实也是没法子的事,可邱淑贞不想要个这样的儿媳妇儿,心机太深,而且,直到现在邱淑贞也不认为儿子真爱上那个邵晴了,说实话,两人在一起的那样,她侧面了解过,比自己当年跟老冯处对象的时候还规矩古板,虽说这是儿子的性格,可邱淑贞很清楚他跟萌萌两人在一起是什么境况。

  因此,邱淑贞觉得,儿子心里真正喜欢的人还是萌萌,对邵晴不过是一种理所当然男大当婚的心理作祟,另外,萌萌的年龄,萌萌的家世,萌萌的优秀,或许也是令儿子望而却步的原因,只是他就不明白这些都是小事而已,爱情来的时候不抓住,若一朝散了,再想抓回来可就难了。

  邱淑贞轻轻拍抚着萌萌的脊背,低声宽慰她:“没事,没事,羁儿没事……”直到此刻,邱淑贞这些话钻进萌萌耳朵里,萌萌一颗提到嗓子眼的心才放下了一半,另一半还要等着亲眼瞅见她的羁哥哥才能放下。

  萌萌抹了把脸,有些不好意思起来:“阿姨,您什么时候到的?”邱淑贞好笑的捏捏她粉红的小脸蛋:“我半夜到的,正好在这附近出差,倒是你,不说跟同学去爬山了吗,怎么来的这样快?”

  萌萌把邱淑贞手里的东西接过来,圈着邱淑贞的臂弯往里走,边走便说了自己也在附近的事。虽然心是放了一半,可看到病床上胳膊腿儿都裹着石膏的冯羁,萌萌那眼泪又滚了下来。

  她直接扑了过去,摸摸羁哥哥架起的腿,又摸摸胳膊,一叠声问:“怎么弄的,怎么弄的,腿怎么了,胳膊……”

  冯羁目光温软,伸出那只好端端的手,轻轻摸了摸她的脸颊:“这点伤算什么?值当你哭鼻子,不知道的,还以为我快伤重不治了……”话没说完,就被萌萌直接捂住嘴:“不许说,不许说这样不吉利的话。”

  冯羁不禁失笑,点点她的额头:“你个小迷信的丫头!”目光越过萌萌看到他老娘促狭的目光,不禁有些脸热:“妈,您怎么也来了?”

  邱淑贞半夜来的时候,冯羁正在做接骨手术,打了麻醉,进病房的时候已经睡着了,这会儿也是清醒后母子俩第一次照面。

  邱淑贞瞪着他不满的道:“我正好在附近出差,受伤这样的大事,你妈知道不应该啊!”冯羁皱皱眉:“意外小伤罢了,没多严重。”

  萌萌嘟着嘴:“胳膊腿儿都折了,还不严重?”冯羁不禁失笑:“当我跟你小丫头一样啊,打针怕疼,吃药又怕苦。”萌萌瘪瘪嘴讶异的问了句:“你不是坦克旅的吗,怎么会受伤的?”

  冯羁目光闪了闪:“我饿了。”他一说饿,萌萌就把纠结了一晚上的问题丢到脑后去了,打开保温瓶,里面是熬得很糯的瘦肉粥、香气扑鼻。

  邱淑贞笑道:“我借了食堂的小灶熬得,知道你也要过来,就熬了一大罐子,赶了一晚夜路,快吃点儿,回头瘦了,可就不漂亮了。”语气亲热宠溺

  萌萌拿着勺子舀了一勺放在嘴里,吧嗒吧嗒嘴点点头:“嗯!是阿姨的手艺。”又舀了一勺,递到冯羁嘴边,冯羁扫到他老妈的目光,有些不自在。

  邱淑贞笑了笑站起来:“我下去一趟,买点毛巾什么的,怎么也要在这儿住些日子的。”邱淑贞出去,冯羁才低头去看小丫头,小丫头嘟着嘴瞪着他,小模样可爱到不行。

  冯羁舀了一勺粥送到她嘴边,小丫头张开秀气的小嘴,含住勺子,冯羁拽了拽,拽不动,不禁好笑,松开勺子,萌萌接过去,舀了一勺又递到他嘴边,看着他吃下去,才绽开一个满意的笑容。

  两人你一口我一口,把一罐子香喷喷的瘦肉粥吃了底儿朝天,萌萌像个贤惠的小妻子一样,刷干净保温瓶,又伺候羁哥哥漱了口,折腾明白了,她的眼睛已经睁不开了,小哈气一个接着一个。

  最后冯羁拍了怕身边,小丫头才脱鞋爬上去,缩在他怀里呼呼睡了过去,小丫头睡得很熟,眼圈下面有浮荡的阴影,看上去有些不知名的疲累丝丝缕缕透出来,看的冯羁不禁心疼上来。

  小丫头跟他说要跟一个同学回老家玩,想来是听到他受伤的消息,连夜赶过来的,她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罪,她该是被宠着溺着的小公主。

  冯羁伸手把拨了拨她额头的刘海,露出她透亮光洁的额头,冯羁一瞬不瞬的看着她,小丫头的脸,仿佛有股魔力吸引他逐渐低下去,一点一点,唇贴在额头上,还有些不满足,逐渐下移,亲了亲她合上的眼皮……

  门轻轻一响,冯羁迅速抬起头来,他家老娘走了进来,对于两人这样睡在一起的情况,邱淑贞早就见怪不怪了,小萌萌择席,一开始去她家住的时候,总是睡不着,冯羁就哄她,哄着哄着,两人就睡在一起了,后来养成了习惯,只要有冯羁,小萌萌都能睡的挺香。

  两人这缘分从小萌萌出生到现在,都快二十年了,而自己这个儿子到现在还没开窍,不,应该说,他潜意识已经开窍,只是他自己还不知道罢了。

  邱淑贞探头看了看小萌萌,小声问:“睡着了?”冯羁拉起被单小心盖住两人,点点头:“妈,您去忙吧,我这里没事。”邱淑贞白了他一眼:“赶明小命丢了,才算有事啊,萌萌在这边,我就放心了,正好她放暑假……”

  忽然想起在外面听来的事,皱了皱眉问:“你是为了救那个叫邵刚的新兵,所以才摔下断崖的?”

  冯羁目光一闪,避重就轻的道:“他今年刚入伍,也是第一次参加大型军事演习,对很多情况和规则都不是很熟悉,正好跟我们营搭在一起出任务,我照顾一下也应该。”邱淑贞颇深沉的望着他:“我还记得,你跟妈妈说过,军人就要做好随时上战场的准备,新兵并不能成为犯错的借口。”邱淑贞说到这里顿了一下:“还是说,这个邵刚有什么特别身份,让你不惜打破自己的原则,去照顾他,甚至因为他受伤……”


  (https://www.tiannaxs.com/tnw110619/2541410.html)


1秒记住天呐小说网:www.tiannaxs.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2.tianna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