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就要你爱我 > 第11章

第11章


  陈晓琪的家是川陕地区大山里的小村落,几个人下了火车,倒汽车坐了两个多小时,下车后又做牛车,别奇怪,真是牛车,那种一走三逛荡的老牛车,把几个摇晃的像是滚汤圆。

  赶车的老汉有六七十岁的年纪,说的一嘴方言,跟陈晓琪你来我往的闲唠嗑,柴子轩几个是一头问号,一个字都没听明白,萌萌也只能听懂一少半,跟着老爹呆过川里,可四川地方大了,隔了座山梁,那边跟这边说话就不一样,更何况这边已经临近陕西,方言里带着浓重的西南味道。

  陈晓琪扭头看了看几个师兄,被摇晃的一脸灰扑扑的脸色,张昊甚至捂着胸口,一阵一阵恶心,不禁暗笑,对赶车的老把式商量走慢点,老汉笑了笑,车子慢了下来,几个人才略舒服了点儿。

  过了一个长长缓坡,拐个弯眼前豁然开朗,放眼望去,可见远近群山郁郁葱葱,极目之处,一个山梁挨着一个山梁,仿佛无穷无尽。

  赶车的老汉,突然唱起了山歌,嘹亮的山歌随着山风徐徐散去又传回来,颇有回肠荡气绕梁不绝之感。

  老汉唱完了,张昊按下手机:“得咧!哥们终于找到心水的调子,就这样原生态的歌声,回去做成铃声,绝对秒杀一片。”

  几个人不禁笑起来,不过他们很快笑不出来了,老汉把他们送到山脚下就回去了,陈晓琪对他们说:“翻过这座山再走不远就是她家的村子。”几人有些傻眼。

  潘绍不禁苦笑:“还得爬山啊,小师妹,你家住在这么个犄角旮旯,是怎么考上我们学校的?”陈晓琪笑了:“所以,我们那里十几年才出了我一个大学生啊!现在已经好多了,还有这么一段路可以做牛车,我小时候,都是直接靠两条腿,跟着父亲翻了几座大山,才能到县城里赶一趟集,卖完了东西,还要在太阳落山之前赶回家,来回都背着很多东西,一背就是几十里山路,你们不是登山社吗,这样不才具有挑战性!”

  萌萌噗嗤一声笑了,和着陈晓琪这丫头,把他们几个都损了一遍,背起包道:“走吧!天黑之前到不了,山里的蚊子都能把咱们几个吃了。”

  根本没有台阶,所谓的山道也是被村民踩出来的,高一脚低一脚的,好在几个人有一定登山经验,还能勉强坚持。

  到了山顶,远远就看见山坳里的几处小村落,炊烟从白色屋脊后袅袅升起,那种感觉,令几个人身心的疲累顿时一扫而空。

  到了村口的时候,太阳已经落山,还没进村子,就看到一个中年汉子顿在村头的大石头上,抽着旱烟,不时往路上望着。

  瞅见他们,中年汉子站起来,迎了过来,展开一个大大的笑容,脸上的皱褶看上去憨厚淳朴:“我刚还说让狗娃子几个去迎迎你们,这就到了……”老人说的是普通话,虽然带着浓厚的方言味,却很亲切。

  陈晓琪指挥他们几个把东西都放在地上介绍:“这是我们陈家峪的。”村长招呼了一嗓子,很快就来了一帮大小不一的孩子,把地上的书跟包包,抱着扛着进了村子。

  陈晓琪的家住在村东,靠着一片山壁盖了个挺敞亮的院子,中间一溜五间房,地方挺大,屋里都是那种大通炕,柴子轩几个安排在一间,萌萌跟晓琪住西屋的小间,晚上躺在床上,不一会儿晓琪就睡着了,气息匀称,呼声浅浅。

  萌萌却睡不着,翻来覆去就想着她的羁哥哥,上次自己亲了他以后,萌萌明显感到,羁哥哥对她的态度有了转变,以前他不会防备她,应该说,两人在一起无论做什么都理所当然,而那次之后,她一靠近,羁哥哥就会有意无意的推开她,睡觉也分开,他睡在客房或者客厅的沙发上,就是不跟她一起睡。

  萌萌很有些烦恼,她可不想一辈子就当羁哥哥的妹妹,或者,这样不远不近,不亲不疏的在一起,她要当羁哥哥的小妻子,当他抱在怀里,疼入心坎儿的小女人,为他洗手作羹汤,为他生儿育女。

  这个梦想随着她一天天长大,越来越真实,越来越坚定,姑姑说:“羁哥哥这样的男人,虽然性格强硬,脑子就一根弦儿,他始终认为你是妹妹,这一辈子都不会改,如果非要改,就得把他那根弦直接弄断了。”

  萌萌觉得姑姑说的真对,她都表现的这么明显,就差脱光了扑上去了,羁哥哥依然跟块木头一样毫无反应,不过,萌萌觉得如果自己真脱光了扑上去,没准还会被羁哥哥一把推开,那天她就亲了他一下,他就跟碰到电门上一样。

  萌萌头一次觉得,自己想拿下羁哥哥这件事,完全不像她以前想的那么简单,古板保守的羁哥哥,简直就像从汉墓里挖出的老古董。

  萌萌气哼哼的坐起来,小心,下床,穿鞋,拿着手机出了门,站在院子边上,拨了羁哥哥的电话,意料之中,那边传来关机的提示音,对于羁哥哥去哪里演习,她根本没问,这是军事秘密,她问了也没用,这就是军人。

  “萌萌……”身后传来柴子轩的声音,萌萌回头,柴子轩穿着T恤,短裤站在她身后不远,月光落在他身上,把他的影子投在地上,有种非同寻常的英俊,这样简单的穿着在他身上,依旧相当出色,萌萌颇欣赏的望着他。

  她的长发披散下来,垂在胸前,山风鼓起她肥大的T恤,显出她纤瘦的腰身,楚楚仿佛不盈一握,小小脸庞,晶莹剔透的肌肤,那双璀璨明眸,让这个虚幻的夜晚,顿时真实起来,这是柴子轩的感觉。

  萌萌眨了眨眼:“师兄也睡不着的话,不如我们去那边坐坐。”她伸手指了指院后的峭壁,那边伸出一块偌大的青石,仿佛一个天然的石桌。

  柴子轩点头,目光闪了闪,说了声等会儿,进去提了一个小坛子出来,挑眉道:“这样的月色,不对月小酌一番,仿佛对不起自己。”

  萌萌不禁轻笑出声,头一次发现,柴子轩真挺可爱,俊美,理智,却又洒脱不羁,这样的男生的确不多见,跟这样的男生在一起,轻松而愉悦。

  两人爬上了山壁,盘腿坐在石头上,柴子轩把一起捎上来的两个小碗放下,倒了两碗酒,酒是晓琪的父亲采了山里的野果子和着山泉水酿的,有点酸涩,却也有种别样清冽,萌萌很喜欢,至少比那些天价红酒,萌萌喝的入口。

  她小口小口啜饮的姿态,把柴子轩迷的不善,萌萌良好的家教,从她一举一动上表现出来,相当明显,就像他家老爹说过的,所谓贵族,并不是用钱来衡量,也并非三朝五夕就能养成的,那是一种积累的沉淀,渗进骨子里的气质。

  看着萌萌喝酒,柴子轩不自觉就想起了他家老爷子这句话,萌萌身上就有这种气质,自然而然与生俱来。

  萌萌放下碗歪头看着他调侃:“师兄,难得把酒赏月,你傻看着我,可大煞风景了。”柴子轩俊脸有些红,抬头看了看道:“萌萌你怎么想到学新闻了,以你音乐上的造诣,学音乐的话肯定能大放异彩。”

  萌萌笑了,这话她貌似听过很多次:“音乐只是我的兴趣,其实,当初我想上军校的……”柴子轩暗暗点头,这个他真信,萌萌身上有一种属于军人的飒爽果敢,很迷人。

  平时的萌萌总是带着若有若无的距离,这种距离感并不明显,却想隔阂一样搁在他们之间,令柴子轩想接近常常力不从心,今夜的萌萌却不同,或者因为这月色晕染,那条横亘在两人之间的隔阂,仿佛消失了,他们挨的这样近,近到柴子轩甚至能嗅到她身上淡淡的味道,仿佛不知名的花香,杂糅在清冽的酒香里沁人心脾。

  两人后来说了什么,柴子轩都不怎么记得了,但,柴子轩大概一辈子都不会忘了这夜,这夜属于萌萌的清冽味道及他缭乱的心跳。

  可是第二天他醒过来的时候,萌萌已经走了,陈晓琪说,半夜萌萌接了个电话,天一亮就走了,说是家里出了点事,要赶过去。

  柴子轩急道:“怎么没跟我说,我送她回去,这一路,她一个女孩子……”陈晓琪笑道:“师兄放心吧!萌萌说她父亲就在川陕地区驻防,从这里过去不费事,而且有人来接的。”

  陈晓琪没说的是,半夜萌萌接到电话,那张小脸儿急的都快哭了,那样子陈晓琪看了都心疼的不行,啥时见萌萌这样过,虽然长了张美人的脸,可萌萌从来没软弱过,昨天晚上就跟天塌下来一样,不是陈晓琪死命拦着她,她当时就要走。

  陈晓琪知道的不是很清楚,只模糊听到,好像是萌萌的哥哥受伤了,挺严重的,具体情况不清楚,不过陈晓琪忽然想起来,萌萌填的家庭资料里貌似只有个亲弟弟,没哥哥啊!


  (https://www.tiannaxs.com/tnw110619/2541409.html)


1秒记住天呐小说网:www.tiannaxs.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2.tianna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