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就要你爱我 > 第10章

第10章


  “萌萌,暑假有事不?”陈晓琪坐在萌萌旁边的位子上,大喇喇的坐姿,看上去洒脱自在,陈晓琪跟萌萌同班,两人关系不错,陈晓琪是山里走出来的大学生,刻苦,认真,但性格却异常豁达,很多小事上不会斤斤计较,萌萌挺喜欢她,但两人还称不上闺蜜的程度。

  处在萌萌的位置,戒心这个东西已经成了本能,上中学的时候,她曾经有一个很要好的朋友,后来才发现,那个朋友跟她好,是她父亲在背后授意的,为了什么目的,萌萌不想追究,只是渐渐跟那个朋友疏远,那个女生最终转到了别的学校。

  不是出于真心,而是有所图的情况下,这种友情简直卑鄙的在挑战底线,萌萌从这件事上学会了,跟同学保持适当距离,也因此,在同学眼里的萌萌美丽而神秘,但并不是那目下无尘的冰山美女,相反,她性格算很随和。

  萌萌知道自己身为方家的孩子有多幸运,长辈给了她最大的自由空间,让她可以恣意去过自己想要的生活,学自己想学的东西,而且,学习任何东西都享有捷径和最优渥的条件,她比别的人站在更高的起点上,这是父母长辈给的东西,她不会矫情的拒绝,但她同样很清楚,自己以后要走的路是哪一条。

  小时候对父亲的崇拜,她想过当兵,后来长大一些,她知道如果想嫁给羁哥哥,就不能去当兵,父亲的家教,做什么,要不不做,做了,就要做到最好,如果她当兵,绝不会去当那些文艺兵,她也要跟父亲一样,当一个站在最高处最前沿的兵,这样一来,羁哥哥怎么办?

  萌萌也想过跟着姑姑从商,可是后来看到姑姑那么忙碌,也打消了念头,最后选择了学新闻,某种意义上说,新闻工作者跟军人有些异曲同工之妙,她没上军事院校,而是进了本市这所大学就读,才认识了陈晓琪。

  在晓琪身上,萌萌看到了一种困境中毅然乐观向上的心态,晓琪是个值得尊重敬佩的女生,她身上那些闪光的品格在她们这一代人的身上已经不多见了,但是却更值得珍惜。

  因为很清楚晓琪的性格,所以她一问这个,萌萌就知道肯定有事儿,萌萌抬头看着她直接道:“需要我帮忙就直接说,拐弯抹角不是你的风格。”

  陈晓琪噗嗤一声笑了,抬手抓抓自己的短发不满的道:“萌萌,有没有人跟你说过,作为美女太直白了不好,有损美女形象。”

  萌萌翻翻白眼,手中的笔在手指上转了个圈:“废话少说几句可以了。”陈晓琪嘿嘿一笑:“就是,你不是喜欢登山吗,我跟你说,我老家的山你是没见过,都没开发过,奇峰突起,怪石成阵……”

  萌萌伸手拦住她:“得了,您这说评书呢,说重点。”陈晓琪意犹未尽的眨眨眼:“人家的中心思想还没抒发呢,你就着急主要内容了,重点是,你要是喜欢爬山的话,不如去我们哪儿吧!放了假,跟我一块儿走,顺便帮我弄些东西回去,有点多,我自己有点儿小困难……”没等萌萌拒绝,晓琪突然凑近她低声道:“我知道,我知道,柴大校草约你去西藏,不过今年你甭想了,我刚在学生会听说,咱们的军训七月底就开始,这点儿离校的时间,西藏来回恐怕有点难。”

  萌萌不禁笑了:“你倒是扫听的蛮清楚。”歪头想了想,反正暑假她也没事干,马上就是各大军区联合大演习,羁哥哥肯定要很忙几个月,没空理她,而且,她家老爹现如今正在川陕,方峻暑假回不去,她怎么也得回家看看,省的她家娘说他们姐弟两个没良心。

  其实她跟方峻是被老爹给扔回来的,老爹烦死他们在跟前打扰他们夫妻恩爱,萌萌最羡慕的就是她家爹娘,从她记事起,就眼看着,她家爹妈肉麻的恩爱。

  她爹别看外面一个铁铮铮的汉子,到了她娘跟前,说话都降了两个八度,轻声细语的哄着,疼着,宠着,有时候他们当子女的都有点看不过去,而且,她对四川有一定感情,小时候在哪儿待过很长一段时间,后来老爹调走,折腾了十来年,老爹又调了回去。

  想到此,萌萌点点头:“好,就跟你回去一趟。”陈晓琪欢呼一声:“萌萌,我就知道,就你靠的住。”

  萌萌是答应了,可在火车站,看到偌大的几个包包和小山一样的几大捆书,不禁愕然:“晓琪,这就是你说的,有点多的东西?别说你我,就是再乘以二,我们也弄不回去。”

  晓琪嘿嘿一笑:“谁说的就你我啦,还有别人哦!”说着,冲萌萌后面绽开一个偌大的笑容,热情挥着手大喊:“柴师兄,您来了。”萌萌回头,柴子轩带着登山社几个人走了过来。

  萌萌忽然就明白过来,她跟柴子轩说,今年不能去西藏的时候,柴子轩那样的态度,只是笑笑的神秘表情。

  萌萌微微皱眉,凑近陈晓琪耳边道:“你去找师兄帮忙了吗?”陈晓琪急忙举起双手:“我可没去,我发誓……”忽而狡诈一笑:“我只是跟学生会的师兄说,今年你要跟我回去而已,你也知道,我们会长跟柴师兄的关系,所以……”

  萌萌翻翻白眼:“陈晓琪你真是……”陈晓琪低声道:“这有什么不好,柴师兄对你的意思,瞎子都看得出来,你们俩处处呗!要是合适,才子佳人岂不是一段佳话。”萌萌瞪了她一眼没好气的道:“陈晓琪,你怎么不去当媒婆算了。”

  陈晓琪嘿嘿一笑:“咱学校没这专业,不然,我一准第一个报名。”萌萌没来得及再说什么,柴子轩已经到了跟前。

  打过招呼,几个人开始分工把地上的东西弄上了火车,他们做的硬卧,登山社只来了四个人,除了柴子轩张昊外,另外两个是潘绍和周寒,年轻人在一起,很快就熟了起来,尤其张昊跟潘绍相当健谈,一会儿一个段子,逗的晓琪笑的肚子疼。

  说累了,几个大男生勾着肩膀去外边抽烟,陈晓琪也跟过去凑热闹,萌萌现在才看出来,陈晓琪跟潘绍有那么点儿意思,就是不知道这两人是怎么搭上的。

  仿佛知道她的疑惑一样,柴子轩道:“潘绍也是学生会的。”柴子轩的声音跟羁哥哥很不同,羁哥哥的声音有些粗犷,有些低沉,但非常有力,简洁而有力,有点儿像她的父亲,说出话来砸在地上,仿佛就能砸出一个坑,典型的军人。

  而柴子轩的声线很清,跟他的人一样,挺悦耳,萌萌想他这样的嗓音如果唱歌,唱那种悱恻的情歌,想来非常有味道,不像她的羁哥哥,唱起歌来永远坚硬铿锵,没有丝毫柔软。

  光线透过窗子上的白纱帘,落在她白皙的脸上,几乎能看见她皮肤下青色的血管和细细的绒毛,她微微垂着眼,长长羽扇一般的眼睫在眼下投下一弯弧度优美的阴影,遮住她璀璨的眸子,仿佛蜻蜓的翅膀微微颤动,跟她上翘的嘴角,带出一缕莫名的顽皮,使得她的美丽顿时有了生命般鲜活起来。

  柴子轩觉得,萌萌每每带给他偌大的惊艳,当初看到她穿着一身长礼服坐在台上拉大提琴的时候,他觉得,她是世界上最优雅的女生,在山上,她对着大雨依旧能笑出来的样子,柴子轩觉得,这辈子大概再也找不到第二给如此勇敢的女生,那种勇敢点亮的美丽,惊心动魄。

  而此时,柴子轩又觉得她好静,那种静仿佛江南的水,仿佛水边的花影,落在水中的花影,清透美丽却有些虚幻,而她唇边那一缕调皮的笑容,令柴子轩不觉沉醉深陷……

  萌萌发现,半天对面都没声音,抬起头就望进柴子轩的眸中,柴子轩的眸子很黑,因此显得特别深邃,不像羁哥哥,每当萌萌望着羁哥哥时候,都能从他眼中找到自己的影子,那么清晰。

  羁哥哥更不会像柴子轩一样,被她看一会儿就闪避,萌萌不禁扁扁嘴,她发现,自己有点想羁哥哥了,虽然就在前几天,羁哥哥临走前,她还缠了他好几天,可这时候她依然止不住想他,想他现在在哪里,做些什么,是不是跟自己一样,也想着她……

  柴子轩半晌儿才转过来,他转过来的时候,张昊几个也回来了,吵嚷着玩牌,斗地主,萌萌跟他们玩了一会儿就累了,爬到上铺,戴上耳机子,闭着眼睡觉,其他人继续玩。

  柴子轩却微仰着头,看着萌萌的背影发呆,不知道多久,几个人都累了,回自己铺位上躺着,张昊侧头看到柴子轩这个样儿,不禁低声笑:“怎么着?老大,真栽进去了,以前我瞅着你还有救,自从山上回来,你就病入膏肓了,既然这么稀罕,抓紧点,直接娶了得了,小师妹能嫁进你们家,吃香喝辣一辈子不用愁,也算有造化了……”


  (https://www.tiannaxs.com/tnw110619/2541408.html)


1秒记住天呐小说网:www.tiannaxs.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2.tianna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