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就要你爱我 > 第8章

第8章


  柴子轩的电话是冯羁接的,一早就打了过来,冯羁微侧头看了眼趴在自己怀里睡得昏天黑地的小丫头,只能替她接了起来:“你好。”那边柴子轩被这个显然是刚睡醒的男生给噎住了,半天都忘了自己该说什么。

  冯羁皱皱眉,很直接的道:“萌萌还在睡,如果有事,一个小时以后打过来。”然后,直接切断,一低头,就发现,小丫头仰着漂亮的小脸蛋儿,弯着眼角看着他。

  晨光中的小丫头,美的清透干净,仿佛一朵盛开的白莲,冯羁把胳膊从她手臂里抽出来,小丫头把他的胳膊当抱枕搂了一晚上。

  冯羁拍拍她的额头:“卫晓峰说已经帮你请了假,今天不用去学校了。”萌萌嘴巴一撅:“那你呢,是要回部队了吗?”冯羁不禁好笑,这丫头真的很粘他。

  冯羁摇摇头:“最近没什么大事,我再陪你一天,明天回去。”萌萌眼睛一亮,绽开一个大大的笑容,灿烂的令冯羁有刹那晃神。

  她从床上蹦起来欢呼,一下一下跳着,仿佛跳蹦蹦床,身上被冯羁强迫她套上的睡裙下摆。跟着她跳跃的幅度翻了起来,露出她浑圆漂亮的小内裤,上面露出一个粉红色的大脑袋。

  冯羁不禁失笑,这丫头还是个小孩子,冯羁下床,身上的军裤搓揉了一晚,有点皱皱的,冯羁皱皱眉,去那边柜子里拿了条备用的军裤,进去洗手间洗澡换衣服。

  萌萌却跳下床,拉开隐藏在墙里衣帽间的门,钻到里面,背过去翻开睡裙对着镜子照了照。

  刚才羁哥哥的目光明明落在她的小屁屁上,眼里却连丁点儿波动都没有。镜子里映出的头像,在她浑圆的小屁屁上,可爱非常。

  萌萌昨天晚上本来是想穿一早就准备好的那件黑色蕾丝睡衣,其实她也套上了,却被羁哥哥直接勒令换了。

  按她的喜好,她还是比较喜欢这种可爱风的内衣,比蕾丝的舒服多了,可是羁哥哥不喜欢,成熟男人,谁喜欢这么幼稚的东西。

  萌萌咬咬唇开始后悔,怎么昨天就把这件小内裤换上了呢,如果保守内衣里面穿着情趣小内裤,肯定会让羁哥哥有惊喜的,今天晚上可以试试……

  “萌萌出来刷牙……”冯羁敲了两下门拉开,萌萌眼睛都直了,冲过去,围着冯羁转了一圈,冯羁上身的衬衣没穿,露出平滑修韧的上身,肌肉的线条,清晰刚硬,配上他棱角分明的轮廓,显出一种雄性张扬的阳刚美。

  “羁哥哥,你这样真帅,一会儿我给你画像好不好,我画一张,就挂在这里,你不在的时候,我也能天天看着,就这么办。”小丫头自顾自的一拍手。

  冯羁不禁失笑:“刚才打电话来的是昨天直升机上那个大男生吧!目光始终没离开过你,是不是在追你?”

  萌萌仰着头看着他:“他是我们学校登山社的社长,也是我们学校的校草哦!羁哥哥,你觉得他怎么样?”

  萌萌目光闪啊闪的盯着冯羁,黑白分明的眸子里隐隐含着期待,冯羁貌似很认真的想了想,颇中肯的道:“从他在山里的表现来看,应该是个意志坚定的男生,但是,萌萌你才十九岁,现在谈对象是不是早了点。”

  一丝狡猾在萌萌眼中闪过:“羁哥哥,我记得从我上初中的时候,你就这么跟我说的。”

  冯羁轻轻咳嗽一声:“羁哥哥是希望你慎重点儿,找个能一辈子对你好的男朋友。”

  萌萌噗嗤一声笑了,伸出小指头拉了拉冯羁的嘴角:“羁哥哥你好严肃,你确定你说的是男朋友,我怎么觉得,像选丈夫一样呢?”

  冯羁脸一板:“男朋友不就是丈夫,有什么区别,如果不喜欢就不要招惹人家,招惹了就要负责一辈子,这是原则。”

  萌萌忽然道:“那以羁哥哥的标准,怎样才算招惹呢?”冯羁词穷了,怎样才算招惹……在他心里,当年邵晴就是主动来招惹的他。

  其实两人之间还说不上什么亲密,就在一起处了一阵儿,冯羁觉得邵晴就是他心目中得理想妻子人选,某些事上,冯羁相当独断专行。

  邵晴是军区文工团的舞蹈演员,并不很出风头的那种,是群舞跑龙套的一个,长相,如果跟萌萌相比,连清秀都算不上,但人很朴实。

  冯羁觉得,能在邵晴身上看到妈妈的影子,贤惠,耐劳,两人是冯羁一个连的战友介绍的,那个战友是邵晴的老乡,冯羁是那种决定了,就要一生一世的男人,不会花里胡哨的谈什么恋爱,跟邵晴在一起的时候,两人连手都没拉过,冯羁是想打了结婚报告之后,两人的名分落实了,就在一起过日子。

  可结婚报告还没打,邵晴就提出了分手,分手后,直接转去了别的军区,邵晴给他的理由是高攀不上他。

  冯羁到今天都不能理解,这个理由到底从何说起,他甚至还来不及把邵晴带回家,这件事真给冯羁带来了阴影,从那以后,他对恋爱婚姻都尽量退避三舍,他无法理解女人这种动物,当然,萌萌不属于这个不能理解的类型。

  萌萌是小孩子,他从小看着长起来的小丫头,冯羁可以很负责说,萌萌的父母都不如他了解这丫头,正是因为,冯羁这种片面的自信,导致后来他发现真相之后,一时接受不来,当然这是后话。

  就事论事的话,对于萌萌的早恋问题,冯羁比萌萌的爷爷奶奶爸爸妈妈还上心,当初萌萌一上初中,他就无数次耳提面命的勒令她不许跟男生走的太近。

  萌萌也很听他的话,一直到现在,都没交过一个男朋友,以冯羁的想法,萌萌的男朋友至少得先经过他的审核,他审核通过了,才能郑重的把萌萌交接给那个男人,而对于那个男人存在,冯羁始终没有过太真实的感触,柴子轩是头一个。

  平心而论,即使柴子轩这样优秀的大男生,依旧不和冯羁的心意,年纪太小,不够稳重,不够踏实,而且,喜欢登山这样危险的活动,以后能不能照顾好小丫头就难说了,冯羁一点儿没意识到自己过于吹毛求疵的想法。

  萌萌洗漱好了出来,柴子轩的电话又打了过来,萌萌接起来:“师兄。”柴子轩才松了口气,真有点怕又是刚才那个男人。

  柴子轩温声道:“听说你请了病假,身体好点了吗,咱们登山社的几个人想去看看你……”柴子轩的话没说完,就被萌萌打断:“师兄,谢谢你们,我没什么事了,就是着了点凉,明天就去学校,不用麻烦师兄师姐了。”

  柴子轩沉默片刻道:“那好,你注意休息,还有,萌萌,早晨接电话的人是谁?”柴子轩实在撑不住,还是问了出来。

  方萌萌冲冯羁眨了眨眼:“是我羁哥哥……”萌萌放下电话,冯羁已经把早餐弄好摆在桌上。

  冯羁的厨艺不错,自从发生萌萌烧毁厨房的事件之后,冯羁就决定自力更生发奋图强,省的以后小丫头把他们家再烧了,尤其这丫头嘴巴很刁。

  那时候小丫头在他家住的时候,他妈都是变着花样给这丫头做饭的,赶上他妈忙的没空,掌勺的就是他,因此,冯羁的厨艺可以说完全是萌萌给练出来的,也之所以,冯羁发现娇气嘴刁的小丫头能做出像样饭菜,有多惊奇。

  不过即使她会做,冯羁也不舍得让她下厨,所以说,最宠萌萌的这些人里,冯羁当仁不让名列前三甲。

  萌萌吃了一碗香喷喷的粥和一个油盐小花卷就饱了,军人家庭出来的,两人吃饭相当快。

  吃完了饭,冯羁找出抹布,吸尘器,拖把,两人开始大扫除,说实话,这些活儿对萌萌来说并不陌生,方夫人是恨不得把她宝贝孙女裹起来供着才好,怎么会舍得萌萌做家务,但是跟着爸妈的时候,却经常干。

  一到了周末,他家老爹就放了阿姨大假,指挥着她跟小方峻,从收拾院子里的草坪花木到擦屋里所有的玻璃,他家老爹的原则就是,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萌萌有时候都怀疑,他爹不是方家的独子,身上一点权二代的纨绔影子都没有,不过,她跟方峻很崇拜这样的爹,在萌萌心里,除了羁哥哥,他家老爹派第二,在她美人娘前面哦!所以说,方夫人说她小没良心的一点都不冤。

  萌萌尤其喜欢跟冯羁一起做家务,那种感觉,仿佛在收拾属于他们两人的小家,有种说不出的甜蜜温馨。

  她踩着梯子想擦上面的玻璃,却被冯羁从后面抱了下来,把她放在一边,然后自己上去擦。

  萌萌嘴角扬起一个甜丝丝的笑容:“羁哥哥,我们晚上出去吃好不好,我们去吃烧烤?”

  冯羁皱皱眉,不过看小丫头一脸期待的小脸儿,最后还是点点头。


  (https://www.tiannaxs.com/tnw110619/2541406.html)


1秒记住天呐小说网:www.tiannaxs.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2.tiannaxs.com